感言

感言
 
感谢所有帮助我们这3位“新山音乐爱好者”的人。不想太客套,因此没有一一列出。
 
不过,还真的要对988DJ健伟说一声感谢,因为我们815分下节目后,他仍继续主持《周日键盘手》。
 
我们原本希望在节目中播放孙燕姿的《眼泪成诗》,因为这是刘宝龙的成名作,也是新山创作人的代表作,但时间紧迫,没有办法播出。而DJ 健伟却在节目结束的最后一首歌,播放了《眼泪成诗》,还特地介绍了一番。
 
“《眼泪成诗》原创者是来自新山马谣交流站的创作人刘宝龙。”
 
我们在回途中高兴地听着,听着,睡意全没了,除了明驰外,我们3人一路“从吉隆坡聊天到新山”。
 
这是我们的故事,但故事还没结束,对我来说,只是一个开始,因为新山音乐活动气氛死灰复燃了,越来越多的活动,大家都动起来了。

友声有色 988

友声有色 988
 
有了第一次上电台的经验,这次心情是轻松的,毕竟这次主角是添喜,而我们其余3人都是陪衬品。我在节目中也只弹奏一首歌-戴敏非《如果有一天》。
 
我们轻松地等待晚上7时,由于988电台实在太多广告和每小时指定播放的歌曲,我们被迫每首歌只能播一遍。
 
虽然如此,但和AIFM相比之下,这次988《周日键盘手之周日本色》电台访问节目比较轻松,但时间太赶,只能单纯介绍马谣交流站,而其他的就没有办法了。
 
若说,友人梦游是刘宝龙之夜,那么周日本色就是戴敏非之夜。。。
 
大家听完节目后,都SMS说鼓励和谢谢的话。有时,说了太多,就变客套了。我,不喜欢这种感觉。我们不是生活在古代,也不是闯荡商界的风云人物,若如此客套,友谊、音乐还有纯粹的意义吗?
 
好了,我们要正式和KL说再见了。
 

5月20日 补眠时间

520 补眠时间
 
两天没有睡好觉的四人,在星期日的早上,大家再度陷入昏迷中。下午,收拾行李,告别E,奔往吉隆坡988电台。
 
下午2时许抵达,在填饱肚子后,我们在广场绕了绕,觉得时间还早,DJ KEN也还没进电台,就坐在STARBUCKS枯等。后来,为了练歌,我们把车上的吉他拿了下来,在靠近购物商场大门旁的座位坐了下来,并拿起吉他就练起歌来。
 
当时的天气狂风暴雨,内心也一样充满着对音乐热爱的我们,就这样,在风雨中,唱着我们的歌。不管身边的人用什么眼光看我们,我们就这样,在STARBUCKS的座位上,大声练着孙燕姿的《我怀念的》。差点就把声音喊破,让全世界只听到我的声音,一把喜欢歌唱的声音。
 

 

―黑眼圈。犯罪―

―黑眼圈。犯罪―
 
临走时,我看到了海螺楼梯走廊墙上贴着蔡明亮《黑眼圈》的宣传卡片。遗憾不能在电影院和《黑眼圈》碰撞爱的火花的我,只能看着几张宣传卡片。
 
“我可以将他撕下带走吗?”
 
阿年二话不说,马上撕下一张,叫我们快走。
 
他还真的撕下来了,将“小蔡”(蔡明亮)拿给我。我一脸错谔,忘了说谢谢。
 
“为了这张卡片,我犯了罪。”阿年。
 
再度感动。我找到对key的人一起上吉隆坡。
 

―离开。最佳拍挡―

―离开。最佳拍挡―
 
阿年准备唱《离开》和《最佳拍挡》。阿年深知自己是个人来疯,上台前,还嘱咐我们若两首歌自己没下来,一定要将他拉下来。
 
“我知道,我也一定会在你准备唱第三首歌时,把你拉下来。”
 
在异乡看到同乡人,吉他手大雄也兴致高涨,表演了他的拿手绝活-口技唱歌。我们落力地将最大的掌声给了他。
 

-征战民歌餐厅-

晚上9
 
-征战民歌餐厅-
 
明驰和E等几个朋友要去狂欢,而留下我、添喜、阿年继续征战民歌餐厅。阿年曾在KL、云顶一带当过全职乐手,因此认识了不少朋友。刚好他有一位朋友在我们住所附近开民歌餐厅-STREAM CAFÉ,我们便过去坐坐,吃晚餐。
 
健显下班,我们转战OUG 海螺餐厅,和他会面。
 
星期六的今天,海螺舞台有四个人,其中一个乐手也是新山人,名叫大雄。难得在异乡看见同乡,大家心情异常开心。后来在他的帮助下,播放马谣交流站的会歌《方向》,也邀请我们上台表演。而我们习惯性地将这个任务交给阿年。
 
不要问我为何不上台,因为我习惯低调,我之所以叫阿年随行上电台,就是要他表演。既然有机会,当然以他优先。

5月19日 中午12时左右

519 中午12时左右
 
昨日致电一位曾以电邮和电话方式访问的创作人,大石音乐版权公司创意经理杨智中,约好中午12时见面,而“好男孩”阿年却还在和周公下棋,让我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于是,再播了通电话,将时间改在1时,在ONE UTAMA会面,幸好对方没生气。
 
添喜和明驰都和智中相识,为了迁就我这个素食者,我们便吃了顿有机餐。
 
智中在我们不知不觉中,买了单。嘻嘻,我们又骗到一餐了。
 
恰巧,林宇中在那里办签唱会,我们也凑了凑热闹。但大家都太累了。我和阿年都快撑不住了。与智中道别后,又返回住所睡觉了。
 
遗憾的是,我们竟然忘了和智中两夫妻合照。此外,由于和智中会面,是临时起义,因此也没想到叫阿年烧录自己的作品给智中。咳。还好智中是新山人,还有机会见面。
 

检讨。废话。

-生涩,被吉安牵着走-
 
节目完毕后,我们都收到创作人和朋友的支持鼓励的SMS,包括新山音乐创作人宝龙和在新加坡的版权公司的创作人谢布日韦。连大红花的国度总理张集强也有听,让我感到意外。
 
太多的感动和感谢若再说,大家的鸡皮疙瘩掉一地。
 
敏非说,我们表现太过生涩,在讨论时,也没有确切地将自己的观点提出来。平常都很厉害说,上电台反而说不出来。反而对吉安的意见唯诺。
 
―检讨。废话。天亮才休息―
 
清晨4时多,我们终于拖着沉重的躯壳回到FLORA DAMANSARA,可是,我们却忘了应该把汽车停在哪里,E所住的是哪幢楼,我们耗费了20分钟的时间,才真正爬上17E的住家。
 
我、添喜、阿年同睡一间房。梳洗完毕后,趁着等头发吹干的时间,我们进行了短暂的检讨和聊天。
 
清晨630分,我们才找周公下了6个小时的棋盘。
 

―吉安又丢炸弹了―

―吉安又丢炸弹了―
 
第二个小时的节目,本来是要延续上个小时的最后一个话题讨论,但不知怎么的,我们都把话题给忘了。但我们原本紧绷的情绪却开始解放。
 
好了,终于可以唱歌了。阿年率先唱了首《离开》,播了宝龙的全球独家首播《生命的光彩》和作ending的《Joey》。
 
刚好。阿年创作也收入在《I LOVZ YOUCOM》合辑里,于是顺便推介合辑。而吉安不知从哪生出一个念头,要和我们即兴合作。由阿年弹奏另类和流行两种不同的音乐,而吉安就从合辑中挑选一首词当场作曲。
 
错有错着,吉安挑中了宝龙的《怎么看》。看到吉安要即兴创作,我和添喜都马上飙汗,反而是越有人挑衅,越有兴致的阿年,跟他拼了。即兴创作的结果还不错。
 
由于不按常理出牌的吉安,引起了我们一行人的兴趣,下节目后,我们还留在直播室外聊天,聊了将近一个小时,大家觉得肚子饿,健显便提议去哪里吃夜宵。夜宵地点和吉安的住所靠近,于是我们又和吉安在MAKMAK档叙谈。
 
极端的吉安,有不极端的时候,快速把钱掏出来付帐。添喜、明驰抢不过他。
 
虽然,我们输了速度,但却赚到一餐。
 
希望吉安到新山,那么他就可以在付帐时,假装输给我们了。
 

-友人梦游-吉安随时丢炸弹。3人-

-友人梦游-
            
-吉安随时丢炸弹。3人-
 
虽然之前听电台,就已经晓得DJ吉安是有极端思想的人,但由于之前,电台和我们并没有进行沟通,而我一直相信,电台节目将会按照我所设定的“介绍新山音乐创作”为主题。我们3人也一直相信着。直到和吉安在节目前5分钟正式面对面对话……
 
“我想单单介绍新山音乐创作有点显,我也想了一个题目讨论,你们听听看怎样,题目是支持本地音乐创作口号意义何在?如何,若没有问题,就确定这样咯!”
 
顿时,我们3人马上傻眼了,!!!!!!,天哪!这应该怎么说啊?由于事先没有准备,在沿着这个主题讨论时,我并没有太多的话说,反而资深的添喜还可以招架得住。
 
在播放第一支歌曲马谣会歌《方向》时,我思考了一下,觉得这个题目讨论归讨论,但始终是不会有任何结果,而只能让观众了解支持本地创作的目的。
 
在节目中,我们3人的认知为所谓的支持本地创作的口号,并不外乎是公众掏钱支持本地创作,但同时,不能盲目支持好与不好的作品。好的作品当然需要支持,而不好的作品则需要更多的建议。
 
另外,支持本地创作并不一定要从海外红回来(虽然这是目前的趋势)。
 
在喊支持口号时,也是提升公众对音乐鉴赏的水准和能力。
 
总得来说,不管是创作者和支持者,都必须在相互依赖的情况下,自我提升,从而得到他人的支持,而不是一味讨好另一方,将造成不良影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