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致电关心。集强-

-致电关心。集强-
 
怎么说,我是因大红花的国度部落格平台总理张集强的推荐,才有这样的机缘和朋友一起上AI FM 和大红花的国度合作的“友人梦游”节目,因此在晚上10时多,集强致电慰问,“你们到KL了没有啊?有没有人帮你们带路啊?”
 
“我们早到了,在AI FM 附近吃东西。好紧张,怎么办?”
 
“不用紧张,就随性谈一谈,DJ吉安知道怎么做的,放心啦!加油哦!”
 
衷心感谢,因为集强,才撮合我们和电台和吉安的孽缘。
 
-不得其门入。我们-
 
终于,一辆车5个人抵达RTM大厦的入口处,充当大家的司机阿年却因为将车子停在autogate前下车向保安拿访客证,被后者骂。
 
算了。我们进去了。抵达RTM RADIO 大楼后,上到二楼,发现门边的密码防盗系统竟然不能识读保安给我们的访客证,更出现“证件过期”的字眼。于是,阿年狂奔至一楼的保安处询问,却被指示必须回到入口处更换才行。
 
算了,阿年就把笔记本和吉他给我们保管,独自驾车回到入口处更换。
 
期间,我还致电张集强求助,本想直接联络吉安,但他还在主持“吉兴造音”,和楚源在空中和大家分享他的音乐。
 
终于,换到一张真正的证件,“哔”,我们进入了AIFM播音室。

-驾驶盘惊魂。阿年-

-驾驶盘惊魂。阿年-
 
晚上8时多,我们和E IKEA会面,便跟随E的车去住所,不知道是我们没有“狗仔队”的盯人技术,还是E的驾驶技术超赞,我们竟然跟丢了。感谢人类伟大的手机发明技术,让我们最后还是能够顺利抵达住所。
 
人生中充满太多的惊喜,正当我们因抵达栖息之地松了一口气后,惊人的事情发生了。阿年战车的驾驶盘竟然松脱了,车上四人包括E马上变脸了。
 
幸好身为技术人员的阿年,利用工具,在我们3人搬行李上公寓这短暂的瞬间,将驾驶盘锁紧,把问题解决。真是惊魂之夜。
 
因先去看我们所住的地方及顺便放行李,我们耽误了许多时间,而在MIDVALLEY等得着急的健显,频频拨电给添喜,也让原本紧张的我们更紧张。
 
终于,在接近10时,我们终于和建显会上了。其实,健显在今晚身负重任,因为我们是否能顺利抵达AI FM,完全得靠他。
 
健显曾参与DJ Impian比赛,虽然在第一圈就被淘汰,但却因此和AIFM 里的人认识,也知道如何抵达RTM AI FM播音室。是我们是否能顺利抵达电台的重要人物。
 
我们就在电台附近的MAKMAK吃东西。不过,我们还是不断走霉运,因为我们挑中一家超级难吃的档口,但大家都太饿了,况且,能不能吃到大餐,并不是我们此行的目的,因此我们只好将就将就。
 

惊人发现 。阿年的房间

 
518 下午2
 
-惊人发现 。阿年的房间-
 
原定于下午2时在“凶宅”集合后,便乘坐阿年的“笨蛋傻瓜”(proton saga)车前往KL,但添喜和明驰有点小迟到,而延迟出发。而我,130分左右才从哥打丁宜的住家飞往阿年的“凶宅”。准时2时正抵达。
 
在不经意的情况下,我进入了阿年的房间,看到阿年本来不想给我看到的景象……天哪!!!这是人住的吗!
 
本来想把阿年的房间拍下来,写成一篇文章,但觉得好象侵犯了他的隐私,而没这么做,但他的房间的确不太像人住的房间,也是我看过最乱的房间。(由于他是个男生,我还是原谅了他一下)。
 
就像他说的,匪徒撬开他的房门都会说,“shit!我来迟了一步”。他说,这样的房间似乎符合我所说的-“廖延年是个喜欢流浪的创作人”的形象。哈。反被他摆了一道。
 
一路上,有说有笑,还顺道去阿年的hometown拿东西。淡边,属于马六甲和森美兰的边界,让我对这个小镇产生了浓厚的兴趣,下次我一定要再去。
 
我开始觉得我们四人实在大胆,因为直到出发前的那一刻,我们还是没有找到落脚的地方,却这样“敢敢”地上吉隆坡。
 
途中,通过明驰的一通电话,我们终于确定了我们的落脚处-flora damansara,明驰一位E姓朋友的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