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杂菜饭》

《杂菜饭》

杂菜饭,几乎是每个必须在外解决吃饭问题的华人,最不用烦恼的选择。杂菜饭,如此平凡,却营养均衡,让你补充体力,继续一天未完成的工作,成为忙碌都市人的最爱。

本地独立导演戴敏非第一部电影《杂菜饭》,就是那么不起眼,把平常所见搬上银幕,让观众在电影里找寻曾经擦身而过的美好风景和险恶。

电影剧名和主题互相吻合,没有固定的剧情,只是将一个个生活片段零碎拼凑起来,让观众从头看到尾,嘴巴笑到合不拢。但拼凑得太多,略显凌乱。

原本以为又是一部类似梁智强风格的电影(之前已有好几部),但戴敏非并没有挖掘低下阶层人民的生活为卖点,而是取材于带点纯朴,离都市人越来越远的kampung生活。

电影的爆笑点都很自然顺意。从第一个从镜头出来的报贩开始,戴导就利用演员和说饰演的角色特质,制造笑点,并没有过分刻意追求。

由于此片以让观众笑声不断为目的,因此在剧情方面略显薄弱,如拿督郭鹤水托私家侦探找私生子的过程中,引发不少笑点,因此最后是否找到私生子的事情就被观众所遗忘。当走出电影后,才发现私生子好象没找到的事实。

新山治安不靖,是个事实。电影也不向大家隐瞒,没有掩盖所谓的事实。新山的社会垢病,在电影中有迹可寻。如撞车后诈病、大耳窿、攫夺。

由于受到版权的限制,戴敏非只好求近舍远大量使用自己和妹妹(戴佩妮)的歌曲,及一些配合电影创作的歌曲。虽然电影配乐不能大刀阔斧,但却在局限中玩出新意(虽然戴佩妮歌声出现的次数有点频密)。

另外,不知道戴导是不是看了太多的宝来坞电影,歌舞片段占了电影的一半。音乐响起,电影中的人物就配合地婀娜多姿跳起舞。

戴导初试啼声之作,是一部温馨喜剧,微妙地描写新山社会面貌和生活方式。

《杂菜饭》,在平凡中吃出味道。

观赏指数:85%

新山本地创作和创作的分别

新山本地创作和创作的分别
 
在上电台时,DJ吉安问为什么一定要强调“新山本地”,如果将这个字眼拿掉,剩下“创作”,即支持创作,那么是否也一样达到推广的效果呢?
 
创作,意思广泛,它可以是音乐、舞蹈、戏剧、艺术作品等各种形式的创作,而若去本地化,又拿什么和其他国家的创作一起竞争,在世界上立足呢?
 
我大学教授一直强调,有民族性才是世界性,世界性的必须是民族性,若我们去掉本地化,而放眼世界,请问我们没有了自己的文化,如何立足世界?
 
因此,在全球化来临,世界归一,各国的作风还是如一,而本地音乐创作当然也应该积极找寻本地音乐创作的特色所在,而不应该沉醉在港台主流音乐,受不良熏陶。
 
本地创作加上“新山”,是划分地域性,毕竟我们只是生活在边缘化的新山都市,较少和全国其他创作交流和接轨,自然要以新山本地音乐创作自居。
 
今年,新山乐坛盛事繁多,比起以前冷冷清清的气氛,好了很多,不过我不是指superstarastro举办的演唱会、明星派对,而是指新山音乐人自己办的活动。
 
真的,大家都动起来了,连聪哥也这么觉得,我说,这是好现象,创作人像一滩死水,成何体统。
 
搞音乐,是件快乐的事情,是积极的,不是消极的,我们正在将一块块的绿洲拼凑起来,叶家和,你看到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