伍、华乐变革-南艺华乐团

伍、华乐变革-南艺华乐团
本期人物:南艺华乐团
 
团员人数:450人(年龄最大的团员约50几岁,年龄最小为11岁)
 
简介:成立于1999年,最初由一批爱好华乐的士故来工艺大学学生成立,渐渐发展成业余性质的华乐团。演奏曲目除了华乐经典曲目,也包括马新两地作曲家创作的曲子。每年固定举办一场专场演出,今年的专场演出尝试演奏马来名曲。
 --------
“不管哪一种音乐形态都会随着时代进步有所改变,就连流传几千年的中国传统华乐,也一样面临变革挑战。改变,是让华乐走得更远,还是更乖离传统轨道……”
 
(新山27日讯)随着年轻人对音乐鉴赏的转变,传统华乐被迫转型,才能 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参与和观赏,让古老的音乐能够继续传承。
 
本期栏目访问了最近忙于演出的新山业余华乐团-南艺华乐团,并和团内核心人物,即团长黄志勇、指挥张汉杰和陈宥达畅谈南艺华乐团的发展和本地华乐发展。
 
华乐和其他文化艺术一样,参与者多为年轻人,但观众群年龄层次偏高。张汉杰认为这是因为年轻人深受西方音乐及流行文化的影响,因此对华乐不感兴趣。
 
每一种文化艺术要继续走下去,都必须随着时代进步而作出改革。华乐 ,也不能幸免。
 
“从女子十二乐坊在中国以外的国家迅速窜红,就已经注定了华乐必须变革的方向。”
 
张汉杰说,中国作曲家是在到处“采风”后,写下贴近地区性人民纯朴的生活方式,也是所谓的“标题音乐”;本地作曲家则是依照现代西方作曲方式,以想象方式,及凸现个人风格为主,来编写曲谱。
 
“现代专业的华乐作曲家都深受西方作曲教育影响,因此在编写乐谱时,常以西洋乐理处理华乐,连华乐指挥也是一样。虽然所编写出来的曲目虽仍根据传统的华乐,但处理方式却已经西化了。”
 
已有30几年华乐教学经验的张汉杰坦然接受这种华乐变革,他认为,从宏观的角度来看,这样的改变有其积极的一面。
 
陈宥达将华乐演奏比喻成东方的交响乐演奏,“也许受到西方音乐的影响,因此近代华乐演奏方式越来越像交响乐团。”
 
“不管是传统还是现代华乐 ,都有各自的特点。”
 
#大胆尝试
 
南艺华乐团今年首次尝试改变马来名曲,包括P.南利的名曲,还和一位马来女歌星合作演出。
 
黄志勇说,友族同胞在观赏演出后都表示大开眼界,都觉得华乐很神奇,并类似交响乐。
 
他说,为了能呈现更好的演出,他们也加入了马来乐器,呈现了两个民族乐器的融合及特点。
 
他说,南艺华乐团以后还会在音乐上作出尝试,让更多的年轻人认识华乐,欣赏华乐,不仅是华族青年,也希望友族也能认识华乐。
 
“华乐值得我们去保留,因此希望华乐爱好者继续发扬及传承,让大家知道除了西方音乐外,华人也有自己的音乐。”
 
张汉杰也表示,他们也有意再举办演奏马来名曲的华乐演奏会。
 
#“学音乐的孩子不会变坏”
 
在教学上,三人提倡学员从自己手上的乐器认识开始,由浅入深,才能达到效果。另外,最好是从小孩子开始培养他们对华乐的兴趣,并打好基础。
 
学习华乐,同时也可培养学员的耐性、恒心和良好的学习态度。
 
另外,张汉杰说,除了华乐演出缺乏年轻人欣赏外,华乐唱片市场也逐渐萎缩。
 
他说,以前市场上还能看到许多素质不错的华乐专辑,但近5年来,华乐专辑却越来越难找了。
 
#华乐团团员
 
年仅11岁的崔婧雯和12岁的殷泽铭是在加入国光华乐团后,在几个月前被老师推荐加入南艺华乐团,与一群大哥哥大姐姐一起陶醉在华乐世界里。
 
在团里演奏大提琴的两人,非常享受在台上表演的感觉。
 
崔婧雯说,练团时难免会面对学习的问题,但在老师指导后,都获得解决。
 
学习大提琴三年的殷泽铭坦诚,大提琴并不是他的乐器首选,因自己有哮喘问题,因此不适合学习吹奏的乐器。
 
就读宽柔中学的徐伟健可谓华乐界的后起之秀,曾获得多个华乐独奏奖项,包括2005年全国乐浪独奏比赛优秀奖、同年的槟城华乐独奏比赛第三名,并蝉联2006年和2007年新山宽柔中学华乐独奏比赛第一名。
 
12岁学习华乐,14岁加入南艺华乐团,如今为了精益求精,还赴新加坡寻师。
 
他说,他也希望高中毕业后,能够报读音乐课程,让他继续在华乐世界里自由翱翔。
 
虽然得过独奏奖项,但他却更喜欢合奏的感觉。“独奏是讲究个人演奏技巧及自我表现,压力较大;而合奏时却很享受团体演奏的快乐,并且大家一起承担演出压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