KL 音乐魔咒之旅之三 没有信誉的酒店 马谣三人受屈了

KL 音乐魔咒之旅之三      没有信誉的酒店 马谣三人受屈了
 
上回提要:马谣三人用自己的灵魂拖着沉重的躯壳,终于来到东甲下榻的酒店。岂料,一个灾难却即将降临在他们身上…………
 
xxx
 
丑时又过了一个时辰(半夜3点),马谣三人终于来到下榻的酒店。当我们向值夜班的大叔索取钥匙时,却发现他竟然在我们抵达的一个小时前将房间转租给其他人。而且,已经没有其他房间了。三人的瞌睡魔咒顿时被解开,并且据理力争,要讨回一个公道,并要求酒店赔偿损失。大叔面对三人的投诉,丝毫不畏惧,并说若要投诉,可以找他的经理投诉,因此燕马上要求要经理的电话号码和姓名。大叔敷衍地将一堆酒店名片给我们,小小名片上根本没有经理的名字和手机号码。三人不断强调要经理的手机号码,大叔开始乱了阵脚,说他不知道,当问及经理的姓氏时,他也无法回答,又给我们刷了几下。
 
由于时间太晚了,附近的酒店也客满了,为了应付几个小时后的长途跋涉,因此我们只能委屈在酒店大厅休息。当大叔看到马谣三人如此受屈,于心不忍,拼命向三人请求原谅。
 
其实,不管马谣三人真实身份是谁,东甲金山酒店已经失去对顾客的信誉了。马谣三人在租下房间的当儿,已经强调三件事情。一是马谣三人要在半夜才会住进酒店;二,马谣已经支付超过50%的房钱;三,将一辆车放在酒店门口的免付费停车位。
 
马谣三人受屈了。
 
天亮了,喜哥连忙梳洗,准备主持大型的“动感礼让”活动,而燕和年也在补充精力后上路,返回新山。在燕和年离开酒店时,大叔还是不断请求2人原谅,并希望2人能够谅解酒店的苦衷。
 
什么苦衷吗?简直一派胡言!酒店服务业当然以顾客和信誉为主,并不是贪图便宜,赚取区区几百块的房钱。要马谣三人理解酒店的苦衷,那谁来理解我们所受的委屈。信誉及服务相等于酒店的名声,东甲金山酒店还有信誉吗?
 
喜哥趁着空档,去找金山酒店的经理,并作出有关投诉,最后,经理承认他们的过失,并愿意作出赔偿,每人可免费在金山酒店小房住一晚。
 
虽然已经道歉了,但心里始终不平衡,若你是酒店顾客,遇上上述情况,你又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呢?

KL 音乐魔咒之旅之二 DIBOX 遭折磨

KL 音乐魔咒之旅之二       DIBOX 遭折磨
 
上回提要:话说南马组织马谣交流站站长喜接到来自kl 默契音乐的飞鸽传书,说kl 有个令人无法破解的音乐魔咒,带着燕和年前往协助,岂料大会还没把一切准备就绪……
 
马谣和马大摇篮手则在后台酝酿能量,作战前准备。
 
XXX
 
突然,大师冲进后台找年,说DIBOX 顽皮不听话,搞到大家团团转,因此希望年能够去劝服DIBOX 。年答应了。出去了不久,年摇着头进来了。原来,不是DIBOX 耍脾气,而是别人真的把它给弄痛了,因此它受不了地把插进它屁股的cable 弄弯,希望主人能够感应到,来解救它。
 
不久,主办单位终于把自己借来的两个DIBOX变出来了,为了舒解年的DIBOX的伤痛,因此把它用来接钢琴,稳定音频率。
 
可是,让马谣四人纳闷的是,主办单位为什么事先没有预算到要用3个DIBOX 呢?还要借用我们的,不会觉得丢脸咩?借用也就算了,还要受尽百般折磨。
 
早知道,就不把DIBOX 拿出来了。若不是怕破坏马谣的专业形象,年的吉他(全场最贵)也不要拿出来了。
 
终于轮到马谣三人上场了,另一人则在旁帮忙拍照。唱完后,没有兴奋的感觉,也不明白为何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接受这个挑战。
 
所谓“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来了,就应该顺其自然。后来,大师在大家退下战场后宣布魔咒成功破解了,并筹到一万令吉给社会上不幸的一群。或许,这就是马谣四人唯一用来安慰自己的理由。
 
随着天色越来越暗,大家的眼皮开始沉重,燕差点就依偎在肥仔的肩膀上睡了起来。原本以为吃点东西,乱废一通,就能精神百倍,比喝鸡精更有效。
 
哪里知道,这对燕来说一点都没有效。燕一上车,就昏睡,只知道喜和年有轮流驾车,最后连平时喜欢夜里挑灯啃电脑的年也举白旗投降。两人就像中了魔咒一样,路上一直处在昏睡状态。身为大家长的喜,唯有单凭自己的意志力和威拉继续奔驰,回到东甲。路上,喜开着节奏强劲的迪斯科舞曲,凭着自己超人的精神,指挥着威拉回到东甲。昏睡状态的燕和年,始终没能被强劲音乐唤醒。
 
终于抵达东甲了,过了大道收费闸门,燕开始清醒了,并不断计划着要用多少时间疏通身上漂亮的羽毛,然后舒服地躺在柔软的床上,做个好梦。怎知,当我们抵达我们下榻的酒店后,又有一个灾难即将降临在马谣三人身上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