Jrock kingdom iv-有感而发-3

也许场地是disco的关系,音响偏bass,主音唱歌很吃力,而且也听不到清楚咬字。


 


两个女主音表现较女性柔美,凭歌声征服大家。反而其他的男主音都擅长营造气氛,唱歌唱到躺在地上的Reiki,脱掉上衣的Strawberry jam vocal,不造作的Moon,让大家嘶哑着嗓子一同尖叫,随音乐一起摇头晃脑。


 


内心狂热地尖叫着,仔细听和看舞台人们的细节动作;外表却惹人厌的冷静。这样的反差,是我看表演的一贯方式,当然也有例外的情况。


 


还记得,以前还在南方学院念书的我,不怕死的一个女孩,一个人到距离我家25公里的市区看年度创作发表会,再乘搭最后一趟巴士到我家隔壁的花园区(巴士没经过我家),在招手搭德士回家。胆子可大呢!那时,还真的把朋友吓死了。


 


不过,若换成是现在的新山,我就不会这么做了。


 


偷偷告诉你哦,当天完全沉醉在Mage的表演的我,脑海曾有这样的念头,不过我没说出来。


 


Drako’zen的表演,真的很出众。5个人都冒足了劲,好像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场演出一样,扮演着自己的角色,音乐到位,歌手到位,演奏到位,就是总觉得默契还差一点。


 


不是表演的默契,是乐器和乐器之间的默契还不够。Bass的音色可以再厚一点。


 


J’misquall的创作很好听,不过在唱glamorous sky时高音不稳,不过表现很好。风格倾向Do as Infinity和小事乐团的感觉。


 


Strawberry jamman,整体也不错,欣赏主音的嗓音。身材也很好,快看吧!台下百多双贪婪的眼睛。


 


最后出场的Mage,引来台下尖叫声。他们说,Mage是当晚最强的乐队,我。。。只顾拍照,没有很仔细听,不过整体感觉很好。


 


本来我是要看Dctw,结果看到露双腿的吉他手ichiro,再看到主音Moon,结果。。可想而知。


 


喜欢Moon的装扮,衣服很称,台上的他很有感觉。虽然很多音都飘着,不过,若是我high起来,唱的音也是一直飘着。(hyde有时唱的音也是飘着的~


 


我,不知道明年会不会再去看,明年的事,谁知道呢?


 


5月,KL有两场大型表演,一个是动态度,一个是Jrock kingdom,两者只能选一,为挺朋友,我作了选择。


 


###

Jrock kingdom iv-有感而发-2

是一时的冲动,还是刚好想让心情放个假。最近几个月工作得不是很开心,需要透气缓和一下情绪。就这样,很快地就答应Reiki,到KLJrock kingdomIV 的演出,还找了乌风铃的Sam陪我。


 


很棒的一场演出,共有6组乐队演出,我将目标锁定其中3组:Bouncing asiandrako’zenmage


 


喜欢Alex的表演,惊喜drako’zen的魅力和热情(出乎我的意料),欣赏mage的整体表现。疯了,除了拍Reiki,我还拼命地拍Mage主音moon,不是因为他帅,只是他让我想起被我冷藏了好久的hyde


 


可是,我的相机算是旧款的傻瓜数码相机,感光度不够,卡的位子不好,很多照片都拍不好,勉强地拍到Ving,却拍不到dctw。唉~可悲


 


而且,我也没看完,大概看到Mage两首歌而已,我和sam有事先走了。。。 。。。


 


因为这几年,只有赶不及去看的表演,没有我看不完的表演,Jrock kingdomIV 挂号了。


 


小启:写Jrock kingdom有感文章的时候,耳机传来的是hyde的歌声。

Jrock kingdom IV 有感-1

我曾经疯狂地爱上日系摇滚,因为中国“地大物博”,外国音乐资讯快,不管经典的,还是最新单曲,都能在“道班cd店”找得到,也让我情不自禁地陶醉其中,连吉他大师stevie vai也没放在眼里。


 


不管了,在回国的行李箱里塞满了整300张音乐cd和电影,差点就在士乃机场漏了馅,还好一张刚毕业的学生样,蒙骗了机场人员的眼睛,终于保住了它们。


 


它们都是我的宝,我非常珍惜,反观现在买的cd,我都不太想看,想收好,因为,除了流行乐还是流行乐,不管是正版还是盗版,都难以满足我。现在听的都是从网上抄下来,不然就是吃饱了喝足了,有剩余的钱,才去买正版cd


 


英语歌曲还算好找,可是,日语cd真是少得可怜。


 


若没记错,应该是前年或去年吧!我只是要买一张专辑哦!只是一张,hydeL’Arc~en~ciel暂时解散后推出的个人专辑《faith》,讲出来也不知道谁会信。每个礼拜,趁着下吉他课后的空挡,到号称是全新山最大的书局里逛啊逛的,终于在3个月后,让我盼到了hyde的声音。真是。。。 。。。


 


资讯太少,我把听歌的触觉伸到了instrumental,爱上了eric Johnson。再转一个弯,又碰到了dream theater,再撇过身,发现摇滚+电音的美妙,死咬radiohead


Muse不放,最后,遇上了本地电子音乐flicamuxu


 


音乐有太多的可能,没有什么是不可能。去了一趟Jrock kingdom IV,我又把所有L’Arc~en~ciel的歌全部翻出来听。还是喜欢日本风味的歌曲,总是觉得独特,所以我们应该原谅那些抄袭日本风的华人歌手。


 


我自觉自己听的音乐还不够多,接受度还不够,还有许多音乐需要消化。


 


回溯以往,最难以消化的应该是dream theater吧!大概用了半年多的时间,才吃下DT 的三张专辑。呵呵


 

随写-温暖的电子音乐

以前一直认为电子音乐是冰冷的,原来冰块也有融化的时候。

在机缘巧合下,去年通过zito和吉安,让我认识了电子音乐。第一次发现原来电子音乐也能和吉他、keyboard融合在一起。也许你会笑我是个什么也不懂的小孩。

前后听过林强《惊蛰》、muxuflica的音乐,听在耳朵,心里是温暖的。它不像摇滚歌曲,音乐一响起,就能跟着节拍摇晃着身子,而是一种缓慢、缓慢又温暖的音乐。对我来说,它不能安抚我脆弱的心灵,但却能在压力膨胀之下,给我鼓励及继续下去的勇气。

比较接受抒情的电子音乐,而快节奏的电子音乐则容易让我受到惊吓。惊吓,是因为自己太习惯摇滚的姿态,还不习惯失真的音乐吧!

还是喜欢吉他,当听到muxu的歌曲里头传来吉他声,让我发现原是我的生命能源-吉他,能够和所谓冰冷的电子混合。没有所谓的配不配,只有你喜不喜欢,完全是个人主观意念在作祟。因此,muxu通过网络发表的专辑,听了几百遍,还没听腻。

创作,我能给予你评价;吉他,我可大胆分析及讨论;电子音乐,我还只能算是个学徒。

原来我也是流浪者。。。

原来我也是流浪者。。。
 
原来,我不知不觉中成为年帮的人。
 
原来,我无意中成为无家可归的人。
 
原来,我曾经以为的家还是别人的。
 
原来,家中有男生是件好事。(排除女婿在外)
 
原来,哈哈哈哈哈哈。
 
我也是流浪者。
 
背着书袋,拿着吉他,到处流浪,
 
无家可归的继续流浪。
 
不同的是,他们有家人在背后默默支持及等待,我。。。 。。。
 
除了年迈的母亲,我什么都
 
没有
 

本土电影《杂菜饭》,请支持

本土电影《杂菜饭》
 
这部由新山独立电影人戴敏非自资于去年筹拍的首部电影,在经过一番辗转周折后,终于以数码影音光碟的方式在全国各大音像店上市。
 
首卖会于今年1月热烈举行,首批300张电影影音光碟现场销售一空。
 
Youtube网站的《杂菜饭》预告片点击人数破5万,也被梁智强大力推荐的一部喜剧。
 
《杂菜饭》是部诙谐轻松的喜剧 ,电影全程在新山、居銮一带取景,片中启用了60名道地演员,其中包括17位新山各华文报记者,可谓是史上最多记者参与演出的本地影片。
 
所有演员都是通过公开试镜会中挑选出来,大部分还是第一次参与电影演出,但是非专业的演员,却有专业演员的精神存在,值得鼓励。
 
《杂菜饭》没有主角,演员全是配角;没有大场面,只有小人物。导演也在电影里穿插歌舞片段,似乎要媲美宝莱坞歌舞片。
 
剧本边拍边写、边演边改,演员谁来随用,所有元素自然混杂,就像小市民走进咖啡店吃杂菜饭一样,随性自然。
 
拼凑式的剧本、加上爆笑场面,演员表现自然,《杂菜饭》让大家从心底发出会心一笑。
 
评析:
 
杂菜饭,几乎是每个必须在外解决吃饭问题的华人,最不用烦恼的选择。杂菜饭,如此平凡,却营养均衡,让你补充体力,继续一天未完成的工作,成为忙碌都市人的最爱。
 
本地独立导演戴敏非第一部电影《杂菜饭》,把平常所见搬上银幕,让观众在电影里找寻曾经擦身而过的美好风景和险恶。
 
电影剧名和主题互相吻合,没有固定的剧情,只是将一个个生活片段零碎拼凑起来,让观众从头看到尾,嘴巴笑到合不拢。但拼凑得太多,略显凌乱。
 
原本以为又是一部类似梁智强风格的电影(之前已有好几部),但戴敏非并没有挖掘低下阶层人民的生活为卖点,而是取材于带点纯朴,离都市人越来越远的kampung生活。
 
电影剧情方面略显薄弱,如拿督郭鹤水托私家侦探找私生子的过程中,引发不少笑点,因此最后是否找到私生子的事情就被观众所遗忘。当走出电影后,才发现私生子好象没找到的事实。
 
由于受到版权的限制,戴敏非只好求近舍远大量使用自己和妹妹(戴佩妮)的歌曲,及一些配合电影创作的歌曲。虽然电影配乐不能大刀阔斧,但却在局限中玩出新意(虽然戴佩妮歌声出现的次数有点频密)。
 
另外,不知道戴导是不是看了太多的宝来坞电影,歌舞片段占了电影的一半。音乐响起,电影中的人物就配合地婀娜多姿跳起舞。
 
戴导初试啼声之作,是一部温馨喜剧,微妙地描写新山社会面貌和生活方式。
 
《杂菜饭》,在平凡中吃出味道。
 
观赏指数:85%
 

KL 音乐魔咒之旅之三 没有信誉的酒店 马谣三人受屈了

KL 音乐魔咒之旅之三      没有信誉的酒店 马谣三人受屈了
 
上回提要:马谣三人用自己的灵魂拖着沉重的躯壳,终于来到东甲下榻的酒店。岂料,一个灾难却即将降临在他们身上…………
 
xxx
 
丑时又过了一个时辰(半夜3点),马谣三人终于来到下榻的酒店。当我们向值夜班的大叔索取钥匙时,却发现他竟然在我们抵达的一个小时前将房间转租给其他人。而且,已经没有其他房间了。三人的瞌睡魔咒顿时被解开,并且据理力争,要讨回一个公道,并要求酒店赔偿损失。大叔面对三人的投诉,丝毫不畏惧,并说若要投诉,可以找他的经理投诉,因此燕马上要求要经理的电话号码和姓名。大叔敷衍地将一堆酒店名片给我们,小小名片上根本没有经理的名字和手机号码。三人不断强调要经理的手机号码,大叔开始乱了阵脚,说他不知道,当问及经理的姓氏时,他也无法回答,又给我们刷了几下。
 
由于时间太晚了,附近的酒店也客满了,为了应付几个小时后的长途跋涉,因此我们只能委屈在酒店大厅休息。当大叔看到马谣三人如此受屈,于心不忍,拼命向三人请求原谅。
 
其实,不管马谣三人真实身份是谁,东甲金山酒店已经失去对顾客的信誉了。马谣三人在租下房间的当儿,已经强调三件事情。一是马谣三人要在半夜才会住进酒店;二,马谣已经支付超过50%的房钱;三,将一辆车放在酒店门口的免付费停车位。
 
马谣三人受屈了。
 
天亮了,喜哥连忙梳洗,准备主持大型的“动感礼让”活动,而燕和年也在补充精力后上路,返回新山。在燕和年离开酒店时,大叔还是不断请求2人原谅,并希望2人能够谅解酒店的苦衷。
 
什么苦衷吗?简直一派胡言!酒店服务业当然以顾客和信誉为主,并不是贪图便宜,赚取区区几百块的房钱。要马谣三人理解酒店的苦衷,那谁来理解我们所受的委屈。信誉及服务相等于酒店的名声,东甲金山酒店还有信誉吗?
 
喜哥趁着空档,去找金山酒店的经理,并作出有关投诉,最后,经理承认他们的过失,并愿意作出赔偿,每人可免费在金山酒店小房住一晚。
 
虽然已经道歉了,但心里始终不平衡,若你是酒店顾客,遇上上述情况,你又会做出怎样的反应呢?

KL 音乐魔咒之旅之二 DIBOX 遭折磨

KL 音乐魔咒之旅之二       DIBOX 遭折磨
 
上回提要:话说南马组织马谣交流站站长喜接到来自kl 默契音乐的飞鸽传书,说kl 有个令人无法破解的音乐魔咒,带着燕和年前往协助,岂料大会还没把一切准备就绪……
 
马谣和马大摇篮手则在后台酝酿能量,作战前准备。
 
XXX
 
突然,大师冲进后台找年,说DIBOX 顽皮不听话,搞到大家团团转,因此希望年能够去劝服DIBOX 。年答应了。出去了不久,年摇着头进来了。原来,不是DIBOX 耍脾气,而是别人真的把它给弄痛了,因此它受不了地把插进它屁股的cable 弄弯,希望主人能够感应到,来解救它。
 
不久,主办单位终于把自己借来的两个DIBOX变出来了,为了舒解年的DIBOX的伤痛,因此把它用来接钢琴,稳定音频率。
 
可是,让马谣四人纳闷的是,主办单位为什么事先没有预算到要用3个DIBOX 呢?还要借用我们的,不会觉得丢脸咩?借用也就算了,还要受尽百般折磨。
 
早知道,就不把DIBOX 拿出来了。若不是怕破坏马谣的专业形象,年的吉他(全场最贵)也不要拿出来了。
 
终于轮到马谣三人上场了,另一人则在旁帮忙拍照。唱完后,没有兴奋的感觉,也不明白为何千里迢迢来到这里接受这个挑战。
 
所谓“既来之,则安之”,既然来了,就应该顺其自然。后来,大师在大家退下战场后宣布魔咒成功破解了,并筹到一万令吉给社会上不幸的一群。或许,这就是马谣四人唯一用来安慰自己的理由。
 
随着天色越来越暗,大家的眼皮开始沉重,燕差点就依偎在肥仔的肩膀上睡了起来。原本以为吃点东西,乱废一通,就能精神百倍,比喝鸡精更有效。
 
哪里知道,这对燕来说一点都没有效。燕一上车,就昏睡,只知道喜和年有轮流驾车,最后连平时喜欢夜里挑灯啃电脑的年也举白旗投降。两人就像中了魔咒一样,路上一直处在昏睡状态。身为大家长的喜,唯有单凭自己的意志力和威拉继续奔驰,回到东甲。路上,喜开着节奏强劲的迪斯科舞曲,凭着自己超人的精神,指挥着威拉回到东甲。昏睡状态的燕和年,始终没能被强劲音乐唤醒。
 
终于抵达东甲了,过了大道收费闸门,燕开始清醒了,并不断计划着要用多少时间疏通身上漂亮的羽毛,然后舒服地躺在柔软的床上,做个好梦。怎知,当我们抵达我们下榻的酒店后,又有一个灾难即将降临在马谣三人身上 …………
 
 
 

KL 音乐魔咒之旅之一 音乐精灵出山

KL 音乐魔咒之旅之一     音乐精灵出山
 
话说,南马组织马谣交流站站长喜接到来自kl 默契音乐的飞鸽传书,说kl 有个令人无法破解的音乐魔咒,单凭他们几十人力量是无法破解,因此不得向外寻求支援,除了马谣,他们也向马大摇篮手发出英雄帖。
 
喜想了很久,觉得是让马谣展现实力的机会,因此分别向旗下爱将星、燕、年发布了这项消息,最后经过慎重考虑,由他带领燕和年一起接受这个考验。
 
由于这三人并非第一次搭档,因此无需利用太多时间彩排,安排了交通行程后,就在20071117日早上,先去麻坡东甲金山旅店预定房间,将一辆“笨蛋傻瓜”坐骑放在那里后,就乘坐威拉,继续北上,前往kl
 
虽然三人比预定的时间迟了半小时,进场后却发现原来出席英雄会的人都还没准备好,甚至作战策略都还没想好,过了大约1个小时半,当默契音乐协调好所有事项,决定在决战之前,再做最后的彩排,这才发现,一种叫做DI box 的武器都还没准备好,就像箭没有弓一样,吉他无法发挥最好的功能。
 
这苦了现场的吉他手,两名默契音乐的吉他学生上台表演彩排时,马谣三人觉得这不是办法,若彩排无法做到好,那么实战时又如何应付呢?
 
于是,年从威拉肚子里拿出了自己的DIbox ,准备让马谣三人彩排用,彩排效果不错,当,年准备卸下DIbox 时,大师希望他暂时把dibox留下,协助其它人完成彩排工作。年答应了。
 
为了补充能量,马谣三人在kl 和民会合后,马谣四人就和马大摇篮手一起去吃午餐。回到战场后,发现有人在用年的dibox,而且DIbox 不时发出呻吟。燕好担心盒子会受不了,年心里也挺担心的。
 
也许DIbox 的功能达不到另一位高森吉他手的标准,不断按来按去,cable 还不断在还未切断能源时拔进拔出的。年确信这是因为DIbox 嫌弃那些品质不好的吉他, 所以故意搞 怪。
 
在其他英雄将火力集中在对麦摧残后,DIBOX终于暂停了呻吟声,反而麦的cable再喊痛。
 
终于要开始作战了,马谣和摇篮手被迫挤在战场后方的小角落,利用空余时间不断废来废去,酝酿作战的情绪及爆发力,却被别人喝止,他们只好将声量关小,继续
酝酿能量。
 
 
                                                                                 一、待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