乌风铃和鸟风铃

乌风铃和鸟风铃
 
——-
 
“有一个本地乐团出专辑了,要支持哦!”
 
“噢!叫什么名字?”
 
“叫乌风铃。”
 
“乌风铃?什么来的?”
 
“就是黑色风铃的意思啊!我这里有帮忙卖他们的专辑。做的很不错,录音品质不错。”
 
“噢!考虑看看。”
 
过了几天,我又问,“怎样?考虑到怎样?要买他们的专辑吗?”
 
朋友想了想,问“你讲谁?那个叫鸟风铃的吗?”
 
“不是鸟风铃,是乌风铃啦!”
 
“哦!鸟风铃。”
 
“不是,是乌风铃。”
 
“嗯——再考虑看看。”
 
又过了几天,我又问,“乌风铃会来新山担任johor regional asian beat大赛的表演嘉宾,要记得去看。”
 
“乌风铃?是谁来的?鸟风铃是吗?”
 
“……”
 
“作么你一直讲错,鸟风铃几时下来这里?”
 
“算了,鸟风铃就鸟风铃啦!10X号罗!晚上他们还去海螺砸场,做unplugged表演咧!”
 
“知道了,我看有没有时间。礼拜我有教课咧!晚上也不得空。再看先。”
 
XXXX
 
 
“到底 是乌风铃还是鸟风铃。海报写鸟风铃咧!但你跟我讲是乌风铃,酱奇怪的,你讲错liao,是吗?”B 老师问。
 
 
“…………,说了很多次啦!不是鸟风铃!是乌风铃鸦的。”
 
“哦!懂了。他们的专辑做的不错一下,我会支持!”
 
 
以上纯属笑话一篇,没有任何取笑之意。献给鸟风铃,啊!不,是给乌风铃的一则笑话。(以上笑话只有30%是虚构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拾肆、最屌音乐人-黄明志

拾肆、最屌音乐人-黄明志

本期人物:黄明志(24岁)
 
学历:毕业于麻坡中化中学,目前就读于台湾铭传大学传播系
 
音乐理想:希望到处旅行,拍摄纪录片,也可以继续卖歌,所赚到的钱能够支持他继续创作。
 
发表作品:《麻坡的华语》、《negarakuku 》、《可爱的女孩》、《可怜的小弟》、《离岛》(词,收录在本地歌手Karen Wong专辑)、《沉默的秘密》》(词,收录在本地歌手Karen Wong专辑)。20079月份发行自己的EP《明志namewee》。
 

——————————————————–
 
“一首具乡土情怀的《麻坡的华语》,让大家对黄明志这个年轻小伙子另眼相看;具社会批判性的《negarakuku 》,让黄明志卷入政治风暴,成为政党之间炒作的工具。“黄明志”一夜间,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字。一个率性表达想法的年轻人,就此“闯”祸。”
 
(新山30日讯)张扬个性的黄明志,以饶舌歌曲及观察敏锐反映大马社会现象,虽然经历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风暴,有人投支持票,也有反对票,但是黄明志,始终还是黄明志,还是一副轻松自在。
 
黄明志在《negarakuku》歌曲影片中使用2007年大马旅游年宣传片,也在歌曲中加入国歌部分,被认为有辱国歌,被政府援引国歌法令调查。随后,每天翻开报章,都会看到有关黄明志的新闻。
 
黄明志也在9月份推出自己的EP,而专辑里头当然没有收录备受争议的《negarakuku》。专辑刚推出,就被政府下令调查两个星期,盗版光碟商趁势追击,盗版销量标青。正版专辑通过调查,重新上市。
 
每个新闻焦点都会有冷却的时候,炒得沸沸扬扬的国歌事件端下餐桌后,黄明志的生活恢复了平静。
 
记者通过电邮和MSN,与远在台湾读书的黄明志进行采访,了解新闻背后,喜欢音乐的那个他。以下为整理后的对话记录。
 
————-
 
记:记者        志:黄明志
 
记:听说《明志namewee》EP专辑正版销量不,是否打算出专辑。另外,是否有其他唱片版权公司跟你接洽
 
志:其实我出专辑只是让那些想听我的歌的朋友能够以合法途径听我的歌曲而已,所以专辑价格才这么便宜,只需13令吉90仙。目前,台湾有唱片版权公司跟我接洽,主要是歌曲创作部分。
 
其实我本身不太希望变成歌手,因为歌手需要包装、宣传、应付媒体,这些都会干扰我的创作出初衷。

记:自己的EP成为盗版商的最爱,而且盗版销量比正版来得好。而曾是盗版光碟支持者的你来说,是否是一大讽刺呢?
 
志:这不是讽刺,是报应。(哈哈)
 
话虽如此,但之前我在做盗版时,让我接触了很多外国音乐,丰富了我的音乐认知,所以相比之下,我还是赚到了。

记:《negarakuku》演变成一场政治风暴,这是否在你把这首歌放上youtube时预料之内的事情?会否担心自己回国后,再度遇到“打压”事件。
 
:那时我最多只想到自己可能因用了大马旅游年宣传短片,而被告侵权而已,所以在影片最后写了“please don’t sue mesaya takde duit”。变成政治风暴,我是怎么都没有想过,可能我政治神经没有那么敏锐。我相信政治是一时,新闻也是一时,就算他们要继续玩下去,也要看媒体愿不愿意继续炒下去,至于媒体愿不愿意炒下去,也要看观众看了腻不腻。
 
记:你说自己没有歧视其他种族,为何在歌词中,可以看到贬低其他种族的字眼呢?
 
志:我认为歌词里面没有贬低其他种族,如果观众认为有的话,有两个原因可以解释。第一、我所写的歌词都是反映现象,就连语气和字眼都是从市井小民口中听到的。我的歌是反映一个现象,并非在宣扬主义。举例说蔡明亮导演的《天边一朵云》是三级片,还是在反映三级片现象?两者之间是有差距的。
第二、可能大家对一些字眼感到敏感,因此稍微开了友族同胞一个玩笑,就被认为是歧视,其实只有在把对方当成朋友的情况下,才敢开对方玩笑的,不是吗?
 
记:有人说你的歌过于粗俗,你认为呢?是否这才是你的表现方式。写饶舌(rap)的方式,是受到哪位歌手的影响?
 
志:我写了300多首歌,饶舌只是小部分的创作而已。大家会有这样的错觉,是因为我放上youtube 的歌都是饶舌。其实,我除了喜欢写歌外,也喜欢拍摄剪辑影片,饶舌歌曲比较好拍。写实的歌词,拍摄起来比较好玩,影音结合的作品,才能放上youtube,和大家分享。
 
至于粗俗不粗俗,是见仁见智的。我只是反映社会现象,现实的东西本来就没有唯美,包括粗话,也是社会基层一种写照。
 
记:是否有人告诉你,你很像香港的LMF。你认为自己是马来西亚的LMF吗?
 
志:除了LMF ,也有人说我像美国的Eminem,还有台湾的MC hotdog。我觉得,大家会这样说,是因为马来西亚接触的饶舌歌手很少,所以一旦有人唱饶舌,就容易联想在一起。
 
其实,我觉得我不像LMF ,唯一的共同点可能是我们都反映了自身国家的现象。
 
记:是否担心大家不喜欢你的创作?而你自己比较喜欢写哪一类型的歌曲?
 
志:如果大家不喜欢听,可以选择不听。其实我的歌除了表达自己的想法外,也反映社会现象。我没有特别写哪一类型的歌,要看写的主题适合什么曲风,这才是重点。譬如写批判性的歌,用摇滚或嘻哈比较适合。
 
记:在《麻坡的华语》之前,你也是写这一类型的曲风?
 
志:《麻坡的华语》算是一个突破,因为这是第一次用最熟悉的语调唱歌,我以前的作品也有温和,也有很吵闹的,但是主要偏向摇滚类比较多。
 
记:你觉得玩音乐真正的态度应该如何?
 
志:我觉得回归到原始的动机,音乐是互动、分享,也算是心灵情感的释放,玩音乐的动机与听音乐的动机和感觉是一样的,只是听得人不一定会玩而已。
 
记:是否认为马来西亚的环境有碍本地音乐发展,你又是如何看待?
 
志:我觉得马来西亚的创作环境已经进步很多了。我还是乐观看待未来的音乐发展。我也不希望我的事件让有兴趣唱饶舌的朋友因害怕而停止创作。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因为好的穿过能带动风气,进而让大众深思。
 
记:为何在就读麻坡中化中学时开设吉他社?
 
志:当时我认为学校风气太保守,很多有表演才华的学生没有机会发挥,因此才创立吉他社。其实,当时成立时,并没有把创作的部分融入吉他社。吉他社不一定要弹吉他,也可以唱歌,也可以学习办活动等。吉他社每年主办的民歌歌唱比赛,都让很多人有了参与感。
 
***

拾叁、音符创作人-方韦国

拾叁、音符创作人-方韦国
 
                                                                                             
本期人物:方韦国(23岁)
 
职业:吉他老师、民歌餐厅节目负责人。
 
音乐理想:从事歌曲制作,成为出色的吉他创作人。
 
歌曲试听:《慢动作》:http://audio.isg.si/audiox/?q=node/14495
  
---------
“音乐可以是一面镜子,是生活的反射面,也能表达自己的想法。”
 
(新山23日讯)创作人方韦国用自己的声音和手中的吉他,让你听见他的想法及对音乐的执著。
 
他最近做过最轰动的事,就是在新山十万火急拼治安活动期间,有感而发,写下《醒觉》,鼓励大家站出来,保护自己的家园,喊出对社会治安的恐惧和心声
 
《醒觉》发表在jbtalks和爆米花论坛,反应不一,有些认为很好听,有些则对这首歌没有什么意见;另外,还有人表示很讨厌。
 
尽管网友出现两极化反应,但他仍然将歌曲弄成两个版本,即独唱版和合唱版本,上载到论坛。
 
他说,他从未想过要凭这一首歌红起来,只是希望得到大家的肯定。
 
方韦国在15岁时,就开始创作。最初写词比较多,或改编流行歌曲。后来在朋友的指点下,发现原创的重要性,因此开始写曲,写出一首首完整的作品。
 
在努力创作的这几年,有一件事一直让他很介意,并成为日后写好一首歌的动力。
 
2001年,我第一次参加马谣交流站,寄了20首作品,可惜的是一首都没有,反观我的朋友,只寄了三首歌,却被选中了一首作品。”
 
他打趣地说,“这应该算是我心中永远的痛吧!”
 
他说,那时本想过要放弃,刚巧那年周杰伦刚出道,觉得周杰伦也能凭自己的创作赢得听众的喜爱 ,那么自己也应该做得到,因此开始以周杰伦为学习的方向和目标。
 
为了得到肯定,他也将自己的作品通过朋友将作品寄到歌曲版权公司去,但寄出的作品就像铁达尼一样,沉入海底,毫无音讯。
 
不过,这并没有打击他的信心,方韦国仍然写歌寄情,写出一首首动人的歌曲。
 
***
 
由于方韦国是基督徒,因此常接触教会音乐,他认为教会音乐已经与时并进,融合了前卫流行的元素,可以和流行音乐分庭抗敌。
 
“我以为我们应该办多一些创作比赛,尤其是大型的创作比赛,除了提升创作风气,并提高大家鉴赏能力。”
 
“可是,这不是普通的我们能够做到的事情。”
 
他说,但是现在许多创作人都自己出DIY 专辑,非常可喜可贺。
 
***
 
关于音乐创作人应不应该关心社会,他说,其实不需要特地刻意关心,只要保持自己平时的姿态就可以了。
 
“因为音乐本来自生活,音乐是可以呈现生活面貌。”
 
“音乐玩得好不好,只有30%是靠天分,其余的都是靠后天的努力,我会尽力达到最好的状态。”
 
音乐可以改变一个人,方韦国就是一个被音乐丛泥沼中拯救出来的人。
 
他说,在接触音乐之前,他是个小混混。接触音乐后,就开始远离混浊世界,开始在音乐世界里寻找潜伏在心中真实的自己。
 

拾贰、情感吉他手-rossie徐君杰

拾贰、情感吉他手-rossie徐君杰
 

本期人物:Rossie徐君杰
 
年龄:21岁,大专生
 
曾获奖项:与友组成nightmare cinema乐团。获2006年SSI乐团大赛第一名、2007年SSI乐团大赛第二名。
 
个人音乐理想:好好弹吉他,写出让人感动的歌
 
演奏试听:Rusty CooleyTNT》(Rossie弹奏) http://audio.isg.si/audiox/?q=node/14425
 
  

“一个吉他手可以有世界最好的技,但不一定能够打动听者的心;作一个能够用音乐表达心情的吉他手,过当一个技术是世界顶级的吉他手。”
 
(新山15日讯)以成为一个能够感动人心的吉他手为目标,并以顶尖吉他大师为学习榜样,年仅21岁的Rossie徐君杰完全沉醉在电吉他完美的音色里。
 
对于常浏览一些音乐论坛,尤其是佳礼中文论坛的会员,一定对“Rossie ”这个名字不会陌生。是的,他就是“音乐歌厅”论坛的班主。
 
年纪轻轻的他,因为觉得电吉他声音超好听,以John petrucci为学习对象之一,下定决心学好电吉他。除了拜师学艺,徐君杰还从网上找寻相关资料和教材,帮助自己提升吉他技巧。
 
“如今,论坛可以是一个不能缺少的工具,所谓取人之长,补己之短,我们可以通过论坛,和其他的吉他手进行分享交流,从中学到很多东西。”
 
一个吉他手可以有世界最好的技,但不一定能够打动听者的心;作一个能够用音乐表达心情的吉他手过技术是世界顶级的吉他手。
 
此外,徐君杰还打算前往新加坡参与电吉他考试,想拿一张文凭,证明自己的水平,并没有什么特别的原因。他也鼓励其他爱好电吉他的朋友能去参加考试,至少大家有个目标迈进。
 
目前,他和朋友在新山组成nightmare cinema乐团,以前卫金属曲风为主,大都以纯音乐为主。

他说,他去学电吉他,并不是为了搞乐团而弹。
 
学乐器的最大推动力,应该是你对你的乐器的热爱,而不是为了某个目的去学。若一个人为了要搞乐团而学吉他的话,可能半途就会放弃,因为搞乐团并不容易,难免会和队友发生争执;碰到难题又不去解决的话,最后乐团解散,连乐器也会放弃。
 
前卫金属,在我国应该算是种冷门且鲜少人知的摇滚曲风。
 
他说,之所以喜欢前卫金属,并没有特别的原因,就像别人问“为什么这么爱女朋友一样”,很难回答。
 
他说,前卫金属变化较多,不容易让人感到乏味。最近都在听Dream TheaterToolRusty Cooley Rush

Dream Theater 是我一直以来都非常喜欢的一个乐团。他们的歌曲较复杂,但耐听,每次都能够学到很多新的东西。而Tool 是我最近刚接触的乐团,属于前卫摇滚,Rusty Cooley 则是一位吉他技术非常高超的吉他手。Rush Dream Theater 的先师,也是后者所崇拜的偶像。”
 
目前身在吉隆坡读书的他,也参与了许多的音乐活动。他认为,新山的音乐风气不如吉隆坡来得盛。
 
“在吉隆坡,几乎每天都有表演,也常举办《打歌会》活动,为音乐爱好者提供一个平台,而新山就没有一个场地特别为乐团表演而设置,正确来说,也没有举办乐团表演活动。”
 
他说,不过新山的音乐圈慢慢开始热了起来,常听到有乐团表演,希望新山的音乐活动能够继续发展起来。
 
对于什么才叫做摇滚文化,新新人类的徐君杰回答得很干脆,“我一向来都只是纯粹的喜欢这类型的音乐,并没有去注意这“文化”。

“大部分的人都喜欢摇滚,只是比较复杂或他们所谓的"吵"就不能接受。记得以前弹吉他之前,我也觉得这类型的音乐很"吵",但学电吉他后就开始能够听懂及欣赏,所以并不觉得"吵",反而现在能够去分析电吉他在摇滚歌曲的音色
 
————–

拾壹、人声合唱-匪夷所思

音符跳跃-拾壹、人声合唱-匪夷所思(10月10日刊登)
 

本期人物:匪夷所思重唱小组
 
团员:周靖顺庄婉彬、杨雯韵、钟慧敏陈伟良、王思思、沈展威、张铭斯、洪玉珊。
 
所获得的国际大赛奖项
 
第三届国际奥林比克合唱赛金、银牌(德国布莱梅,2004年)
 
第六届世界合唱赛银牌(2005年,意大利)
 
近年参与的演出:2006年《Hi-cafe》音乐会、2007年“承先启后,南方舞台”。
 
2008年计划:3月份举办匪夷所思年度音乐会,筹足经费前往奥地利参加第五届世界合唱赛。(现征求商家或企业家领养)
 
 

———-
 
“在没有乐器伴奏的形式下,人声合唱变得美妙。合唱形式不再单调,而是一个个会跳跃的音符。”
 
(新山9日讯)挥别传统的合唱形式,活泼具现代感的无伴奏人声重唱,给予合唱界新元素,匪夷所思重唱小组掀开新山合唱团新的一页。
 
2003年,9名毕业于新山宽柔中学,在校期间同是合唱团团员的朋友,组成了新山第一个重唱小组-匪夷所思,用他们和谐的重唱,带给大家视听上的刺激。
 
即将跨入2008年,匪夷所思在非营利经营下,毅然走过了许多个年头,连他们也不知道是什么因素,让他们义无反顾地在工作繁忙之余,坚持继续自己的音乐理想。
 
为了提升团员的默契和水准,匪夷所思成员特别抽出了三天两夜,到哥打丁宜进行培训,而这次访问就在他们回到新山后的几个小时后进行。
 
所谓的“acapella”,即无伴奏人声合唱。匪夷所思是目前新山唯一一个以无伴奏人声合唱为主导的重唱小组,以声部重唱取代乐器编曲,表现人类声音之美。所演唱的歌曲除了传统的合唱歌曲外,也加入了流行元素,演唱流行、爵士乐或经典歌曲等。
 
除了要唱歌,还要跳舞,以丰富的肢体语言,引领观众进入匪夷所思的音乐世界里。合唱或重唱不再是沉闷,而是充满朝气的音乐。
 
匪夷所思的观众群以年轻人及中学生居多,但让他们遗憾的是,匪夷所思还无法开发教会市场。为了吸引更多年轻人欣赏无伴奏人声合唱,他们也尝试改变中文歌曲,如《明天我要嫁给你》、《夜来香》。
 
匪夷所思曾在去年举办一场《Hi-cafe》,深受好评。他们也将于明年3月1日,在柔佛旅游咨询中心举办年度大型音乐会。因有珠玉在前,也给了他们很大的压力。相对于音乐会内容,他们更担心票房走势。
 
“音乐会的盈利将会充作我们前往奥地利参加第五届国际合唱赛的经费。”
 
“此外,我们也希望明年能够到全国各地演出。”
 
“无伴奏人声合唱是一个高水准的呈现方式,一种新兴音乐曲风。除了我们,像新山室内合唱团也有尝试演唱无伴奏人声合唱。
 
目前,新山宽柔中学合唱团也逐渐效仿匪夷所思,以无伴奏人声合唱形式呈现。
 
“唱无伴奏人声合唱,必须有经过传统的声乐合唱训练,否则将面对音准问题,会影响表演。”
 
成员之一的钟惠敏(钢琴老师)说,新山一些合唱团都属于乐龄消遣的一种活动,但近几年,乐龄合唱团也频频出国比赛,借机会提升自己的水平。
 
由此可见,新山的音乐水准,不仅在传统的声乐艺术,或是流行音乐创作风气,都逐渐地不断提升,而对必须拥有一个标准的音乐表演场地的需求也提升。
 
***
 
参加国际合唱赛,让匪夷所思重唱小组大开眼界。
 
周靖顺说,在国际合唱赛中,可以看到各国合唱演出形式,看得越多,越觉得马来西亚的音乐还有很大的发展空间。
 
此外,他们不讳言,最初成立的目的是为了增加新山合唱团的模式。
 
说起来,匪夷所思重唱小组和新山音乐人陈徽崇有着师徒关系。
 
“陈徽崇老师是当年合唱团的导师,而目前也是匪夷所思的声乐顾问。”
 
对于陈徽崇老师以筹建音乐厅为毕生愿望,作为徒弟的匪夷所思,也一样以此作为他们的梦想和目标。
 
“新山的文化活动缺乏妥善的管理和经营,并缺乏一个固定的表演场地,不像吉隆坡,一说到艺术表演,大家自然会联想到吉隆坡表演艺术中心。”
 
周靖顺说,音乐厅是推广音乐文化过程中不可或缺的艺术表演场地,而陈徽崇老师也了解到音乐厅对新山音乐文化的重要性,并不断致力筹建,但似乎无法得到企业界的支持。
 
换句话说,落实音乐厅计划,还有漫长坎坷曲折的路。
 
***
 

拾、舍朋友择吉他-傅一正

音符跳跃系列:拾、舍朋友择吉他-傅一正
本期人物:傅一正(25岁)
 
职业:吉他老师、吉他乐手
 
理想:当录音师和词曲人
 
视频试听:《麻坡的华语》麻坡海螺现场版
 
——–
 
“当全人类都身处在繁忙都市为自个国家经济拼搏时,还有一种人为音乐而绽放,为音乐而枯萎……”
 
(新山2日讯)对一个吉他手来说,手中抱着的吉他就像自己的家人或朋友一样那么亲密。接触吉他已有10年的吉他手傅一正,更是宁舍朋友择吉他。
 
“音符跳跃”这次走出了新山,来到麻坡,向大家介绍杰出吉他手傅一正。
 
如果有一天,你一个人生活在一个荒岛,并且只能拥有一样东西,你会在一把吉他、一只狗及一个朋友当中选择哪一个,陪你在荒岛生活?
 
“我会选择吉他,因为音乐是最了解我的朋友。倘若我真的需要一个朋友说话,可能我也会像《Castaway》电影主角一样,把我的吉他当成一个可以说话的人,只要在吉他上画上笑脸就可以了。”
 
“吉他对我来说,是一种生物,就像自己的老婆一样,是我的好伙伴。当然感情必须培养,时常抱着它,时常弹奏它,吉他的声音和木质也会随着时间成长而变得好听。如果“老婆”生病了,我也会吃不下饭。”
 
他对吉他着迷的程度有过之而无不及。他曾在2004年报读国际音乐学院(ICOM)修读木吉他课程,但后来意识到自己的音乐知识非常有限,因此读完先修班就休学了。
 
“我在16、17岁时就开始接触吉他。当时只是单纯喜欢抱着吉他的感觉。一天,心血来潮,觉得自己为什么不学吉他呢?之后就开始上网找吉他和弦的按法。”
 
“以其说我是音乐人,倒不如说我是个想说故事的人,希望有一天能让大家听见我的想法,引起一些共鸣。当然,抒发情感的管道很多,但我选择了音乐。”
 
目前在尝试写歌和编曲的他说,所谓‘艺术是体验’,创作灵感和题材都是来自生活。音乐人应该要关心社会。什么样的音乐形态,就反映了怎样的社会时事。在2003年沙斯事件中,就有人搞大合唱,安抚人民的情绪。其实这也是音乐人表达关心社会的动作。
 
#大娘乐队和黄明志
 
“麻坡的语气,西北够力、西北有力,标新立异……”一首《麻坡的华语》红了麻坡,也让黄明志和大娘乐队再度结缘。
 
若不说,也许大家不知道,一正和黄明志在麻坡中化中学时就认识了,并和另两名朋友组成了“大娘乐队”。在《我爱我的国家》事件尚未爆发之前,黄明志曾回到家乡,并和多年未合作的团员,再度以“大娘乐队”登上麻坡海螺餐厅的舞台,演唱自己的作品。
 
“在中学时期,我就听过‘黄明志’,但只是点头之交。之后才发现他擅长搞气氛,每当有他出现在聚会上,全场一定笑翻天。后来自学吉他,加入他所创办的“吉他社”。有一次,我和鼓手友利、贝斯手兴隆及黄明志一起组团玩音乐。练了一个下午,我们都有自然的默契。”
 
“那时,我们相约晚上再练一些从未玩过的歌曲。一到练团时,鼓手一起节奏,大家都非常有默契配合,弹出彼此想要的东西。虽然,当时的演奏技巧不够好,但那次的合作,是之后组成大娘乐队的催化剂。”
 
被誉为“香妃之城”的麻坡最近因为黄明志的一首歌,成为大家茶余饭后热切讨论的城市。《麻坡的华语》是否贴切描绘了麻坡的特色了呢?
 
“《麻坡的华语》是否贴切描绘麻坡的特色,是见仁见智的。”
 
他倒认为,黄明志只是一个比较诙谐有趣的方式去形容这个小镇。或许这样一个直接带点搞笑的方式,对于大马的人民来说,是蛮新奇的事情。
 
“麻坡的音乐创作风气相当低靡,这里的人都很含蓄,所以不是很多人敢说自己有创作发表。此外,麻坡也没有管道让创作人发表作品。搞音乐,的确需要一些时间。”
 
那么,黄明志这么一“搞”,是否对推动麻坡创作风气产生一些化学效应呢?
 
“嗯……暂时还没有感觉到。但对于我们几个玩音乐的朋友来说,是有起着激励作用,让我们更想努力传播及带动麻坡的音乐风气,并提高麻坡人的音乐素养。”
 
———————
 

乌风铃DIY专辑

“一个色的风铃,与色彩鲜艳的风铃摆在一起,有多少人会注意它呢?风铃就是这样。对于音乐,我们没有用力坚持,也没有轻言放弃,就像风铃一样,就挂着,一直挂着,等待风起的时刻……”
 
                    —乌风铃~~~~
 
 

乌风铃发行首张DIY专辑。从词曲创作,编曲,录音,团体造型,封面拍摄等等的工作都由4位团员一手包办。 乌风铃成军7年,鼓手Jerry2004年加入的成员。近年来活跃于本地独立音乐领域,曾为多位歌手当现场伴奏。

 
主音Bot是录音师,词曲创作,编曲,混音,录音制作就是他日常的工作,曾合作的对象包括叶俊岑、梁佑诚、钟盛忠、宇珩、李吉汉、曾国辉、张觉隆、jerry&温胜光等等,制作专辑对他来说可谓驾轻就熟,只是现在分别在于录制自己的创作。鼓手Jerry是网页设计师,吉他手Sam则是平面设计师,贝斯手Chuan亦是摄影师,这张专辑可谓集合4位团员多项才华的成品! 
 
专辑收录11首原创作品,摇滚与抒情歌曲参半,包括主打歌曲<<>>
<<风铃>><<无聊人><别放弃它><<我相信>><<再见朋友>><<你还是一个人>><<不能了解><<目光>><<晴天>>以及一首由马来乐团Leon吉他手Warez填词的马来歌曲<<Keliru>>
有兴趣者,可浏览http://profiles.friendster.com/wufengling试听其中三首歌demo版本。
p/s:感谢乌风铃提供资料

玖、爱唱歌的女孩-黄凤盈

音符跳跃-玖、爱唱歌的女孩-黄凤盈
 

本期人物:黄凤盈,22
 
职业:台湾喜欢音乐有限公司签约歌手、
音乐卡奇歌唱导师、民歌驻唱歌手

《孤独的圆舞曲》
 
站在不断旋转的地方时跌倒尔沮
但不曾削减我继续努力往上爬的力量
 
谁不想手心里握着太阳
谁丢了单纯衣裳谁又带着哗众取宠的面纱

 
通往梦园的路上孤单有时乐有时
未知的是    恶梦与美梦参半
该睡时失眠  梦醒时却已近半百?
未知的梦啊 有天将不再只是梦

————————-
 
“就算全世界只有一个人听我唱歌,我还是会唱下去……”
 
(新山24日讯)从小喜欢唱歌,并参与大大小小的歌唱比赛,一个在哥打丁宜长大的女孩,正朝着自己的歌唱梦想前进。
 
黄凤盈, 透过音乐卡奇音乐教室的推荐,被台湾喜欢音乐看中,并签下5年的歌手合约。
 
年仅 22岁的她,却已经对成为唱片歌手这回事看得很开。“唱片歌手并不是一辈子的事,但是唱歌却是一辈子的事”。
 
“签约,其实并不代表一定能出唱片,等待发片的日子是最难受的。”
 
她不否认,在签约后曾因过度期待和等待,而感到烦躁和茫然,庆幸的是,经过许多音乐好友的开导后,开始敞开胸怀,以“随缘”看待自己的唱片事业发展。
 
“我觉得,不要浪费时间,应该更积极努力做好自己想做的。唱片歌手梦想是否能成真,还要看自己的运气。”
 
她坦言,自己最欣赏的歌手是张惠妹、孙燕姿,“她们在经营歌唱事业的同时,也为慈善事业尽一份力。”
 
去年经历过哥打丁宜大水灾的她,在那段期间,更让她深深感受到钱财是身外物,人活着就是一种幸福。
 
“若我自己有机会当歌手,也希望能够用自己的影响力去帮助别人,也让更多人参与慈善活动。”
 
***
 
舅舅是歌唱比赛的熟面孔,妈妈爱唱文艺歌曲,也许从小受到影响,黄凤盈从小就开始参加歌唱比赛,家里摆满了奖杯……
 
跟许多人一样,冲凉房就是最实际的“练歌房”。
 
个子娇小 的她,嗓音厚实,具有爆发力,听者都为之感动。
 
最令人骄傲的是,她在2005年获得Be A Star歌唱比赛冠军。同时,她也是新加坡著名音乐人李伟菘音乐课室的学生,并在众多学生里,被挑选为表演培训班成员。
 
去年,在李伟菘音乐会上,她有幸和李伟菘合唱歌曲,再度让他的歌唱事业受到肯定。
 
“其实,那时候我在李伟菘音乐课室上的是创作班,也不知道在怎样的情况下转向歌唱表演。”
 
还记得有一次,黄凤盈参加一个歌唱比赛,所选歌曲前奏有一分钟之多,当她准备拿起麦克风唱歌时,却发现麦克风没有声音,因她表现镇定,评判便给她第二次机会表现。
 
所以,我又在台上等了一分钟多的歌曲前奏……”
  
***
 
喜欢唱歌的她,也自己尝试创作,并曾二度入围马谣交流站新歌分享会。
 
她说,她是在19岁那年开始在民歌驻唱时,才开始接触创作。
 
她说,玩音乐是需要朋友的,不能封闭自己。
 
“最近好像越来越多人写歌创作,是个很好的现象,希望能够办多一些活动,鼓吹创作风气。”
 
她说,创作人必须先自我肯定,才会有信心,当然专业音乐人的评价才是最激励创作人积极创作的动力。
 
她透露,自己比较想写一些有生命力的歌曲,而不是情歌,例如友情或环保课题等,因此没有刻意去写歌。
 
唱歌,除了技巧,感情最重要。就算歌曲意境非自己所经历,也要靠想象力,让歌曲富有生命力。
 

捌、摇滚精神不死-Drako’zen

音符跳跃-捌、摇滚精神不死-Drako’zen
 

本期人物:Drako’zen(视觉系重型摇滚乐团)
 
团员:主音:Reiki、吉他:Ving Kim、贝斯:Meo 、鼓手:Ivan
 
梦想语录:
 
Reiki:我在台上呐喊时,台下观众也可以跟着呐喊。
 
Ving:想成为专业音乐人,让公众对音乐的接受能力更大,不再局限于流行音乐。
 
Kim:希望Drako’zen坚持到底,带动本地日式摇滚的市场。
 
Meo:我能够成为出名的贝斯手。
 
Ivan:希望观众能够跟着我的节奏一起跳跃。
 
*********
 
日式视觉系摇滚简介:
 
日式摇滚,起源于日本。由X japan 首创视觉系摇滚,成为日本视觉系摇滚开山鼻祖。之后,Glay L’arc’en’cielLuna Sea,继X japan 后再度把视觉系发扬光大,成为日本乐坛最红的三大视觉系摇滚乐团,并撑起摇滚的一片天。
 
目前,第三代视觉系乐团主要有Dir en GreyGazetteGirugamesh等。 
 
----------
 

“在舞台灯光闪烁下,5个摇滚青年粉墨登场。解开枷锁,释放心底深处的灵魂,唤醒沉睡已久的人类心灵,让摇滚呐喊萦绕在耳边……”
 
(新山18日讯)凭着对视觉系摇滚的热爱,5个年轻人相遇,一起组团,延续自己对视觉系摇滚的热爱,并将持续发烧,誓要开拓本地视觉系摇滚的市场。
 
视觉系摇滚乐团Drako’zen 5个年轻人组成,其中包括两兄弟KimMeo Ving 、去年参与Asian Beat 比赛的主音ReikiIvan
 
去年,ReikiIvan和朋友组成Razuberry ,参与 Asian Beat 摇滚大赛,并在柔佛区赛拿到第5名。比赛后,大家各自分道扬镳,Reiki回到吉隆坡工作,和目前的乐团班底相遇,组成现在的Drako’zen
 
 除了鼓手Ivan是新山人,其他团员都是吉隆坡人。为了迁就彼此的时间,每逢周末,他们都会选择地理位置在柔佛和吉隆坡之间的马六甲,聚集一起练习。
 
他们说,团名Drako’zen是分别取自希腊语和日语。Drako,在希腊语里是“龙”,是一种猛兽。“龙”对东方人来说,却是吉祥之物。Zen,在日语里是“禅”的意思。Drako’zen,表示他们可以亦刚亦柔,亦正亦邪。
 
5个大男孩有个共同点,都是喜欢视觉系摇滚后才去学乐器。
 
***
 
至于,为何选择玩视觉系摇滚,而不追寻美国或英式摇滚呢?他们异口同声地说,欧美国家的摇滚风格较硬派,不够伸缩性,而日式摇滚(视觉系)则变化较多,并注重舞台表现。
 
“大家对视觉系摇滚都存在刻板印象,以为夸张造型就等于视觉系摇滚,其实视觉系摇滚还分很多种类。”
 
“视觉系在我国还算是冷门音乐,但却有一小众人支持,且团结支持本地音乐。虽然力量小,却是那么让人珍惜。”
 
尽管如此,他们还是积极乐观看好本地视觉系摇滚的发展。
 
“我们希望越来越多人能够认识视觉系摇滚,这是我们组团的目的之一。”
 
视觉系乐团浓妆艳抹上台,有人不敢恭维,有人视为一种礼仪。毕竟,视觉系起源于日本。日本是一个视化妆为基本礼仪的国家。
 
Reiki 说,表演应该要注重打扮,而他自己就非常讨厌不注重形象就上台的表演者。
 
Ving 则认为打扮是一种态度,连上台唱大戏的人也要涂涂抹抹,才粉墨登场。和他们比较,Drako’zen算是小巫见大巫
 
他们认为,视觉系摇滚除了在表现方式和曲风和流行音乐有很大的不同,最令他们倾心的其实是日本视觉系摇滚歌曲的歌词。
 
主音Reiki 是个日语通。他说,日式摇滚的歌词具社会性,批判社会黑暗,深刻探讨人性,而不像一般的流行歌曲流于俗套。
 
“是谁说搞摇滚的都和毒品有关,又不见得在迪斯哥舞厅摇头的人拿起吉他玩音乐”,鼓手Ivan 说。
 
“摇滚和毒品被牵扯上关系,主要是受美国文化的影响。”
 
***
 
我国有许多不能伸手触及的敏感地带,而音乐界的发展无形中也受到限制。
 
Kim说,以前他认为我国没有音乐人才,但现在的他却发现其实我国有许多音乐人才,但却因为没有市场,而放弃从事音乐工作。
 
Ving 说,创作人和听众都跳不出流行音乐的框框,而导致更多深层的音乐没有被挖掘。 
 
“玩乐团不创作等于零。”
 
Reiki 说,目前只有Kim 有自己的创作,而乐团创作还在努力中。
 
他说,乐团最大的目标就是要出专辑,并有机会和其他日式摇滚一起演出,并让更多人认识日式摇滚的精神。
 
他透露,Drako’zen 在为了明年的演出作练团筹备工作。相信不久的将来可以看到他们在台上大放异彩。
 
***

柒、疯狂吉他手-wayne

音符跳跃系列-柒、疯狂吉他手-wayne

 

 

本期人物:Wayne 27岁)                    
 
职业:电吉他手、编曲制作、电吉他导师
 
理想:成为Ibanez 吉他品牌代言人、成立自己的录音室、成立一个独立厂牌。
 
 
歌曲试听:《Joey
 
——————–
 

“摇滚文化是一种生活态度,无论是颓废还是健康形象,都是摇滚爱好者自己的选择,但这并不能代表摇滚的全部。”
 
(新山11日讯)十年了,怀抱着对电吉他的热爱,Wayne 始终对吉他不离不弃。很难想象,没有音乐,没有吉他的世界,这个疯狂吉他手应该如何生活。
 
“那我应该不存在这个世界上”,他说。
 
Wayne 曾组过多组乐队,也曾因新山乐队市场太小而到吉隆坡组织过地下乐队,过着糜烂的生活。2005年,Wayne 回到这座熟悉的城市,继续音乐的旅程。
 
如今,他和好友Jon成立“壹口井”录音室,为他人歌曲作嫁衣。
 
他说,Jon 是他的学长,去年Jon 有开设录音室的想法,因此他们一拍即合,共同为录音室努力筹备,并开始为他人的歌曲进行编曲制作工作。
 
他们两人 ,一个理性,一个感性,在音乐制作上擦出了不一样的火花。
 
由于资金和场地的限制,他希望未来能够做到真实乐器录音,而不靠电脑模拟乐器的声音。
 
搞音乐,是条长远的路。他希望将来能够成立一个独立音乐厂牌,让大家增加对本地音乐的认识,并加以支持。毕竟,有大家的支持,音乐才能走的更远。
 
在创作方面,Wayne 偏爱吉他演奏曲,而有词曲的歌曲至今只有一首《放弃》。
Wayne 的吉他演奏曲《Joey》收录在今年初推出的《I Lovz You.com 》合辑里,受到大家的肯定。
 
***
 
有人说,随着年龄增长,就越不适合学乐器,但Wayne 却给予否定的答案。
 
“学吉他,没有年龄限制。乐器方面,没有所谓的天才,只是看自己是否努力练习。“一分耕耘,一分收获”,只要肯努力,就能学会乐器,这跟年龄一点关系都没有。”
 
Wayne 生平第一把吉他是在他中学时期,姐姐送给他的。10年了,这把吉他还在Wayne 的房间里。一把吉他,从此改变了他的生活。
 
与吉他结缘十年了的他,沉迷于电吉他的音色,并常常揣摩吉他大师,如Steve VaiJohn PetrucciJoe Satriani等的吉他造诣,如今也小有心得的他,当起老师,教授电吉他。
 
为什么殿堂级吉他大师都是外国的,难道华人音乐界没有吉他大师级人物吗?
 
Wayne 认为华人音乐界也有出色的吉他大师,但由于没有高调演出,所以不为人知。
 
***
 
Wayne 觉得大众所接触的音乐类型太过狭隘,世界上还有许多音乐没被大马的朋友所听见,只有少数音乐痴狂爱好者才会万里千寻好音乐。
 
“我国还是有许多的限制,再加上唱片市场不活跃,因此许多好听的音乐都无法进入我国,大家只好购买盗版或上网搜寻及获取更多的讯息。”
 
Wayne 说,因此盗版光碟成为音乐爱好者吸取的养分来源,“至少我是其中一个。”
 
虽然热爱摇滚,但Wayne 并没有将自己局限在摇滚音乐里,而是广泛地听音乐,以作为音乐编曲制作的养分。
 
摇滚,一向给人的感觉,不外乎吵杂、颓废、毒品等。但是Wayne 却认为这些都是摇滚的表面。
 
“若大家停留在流行音乐的层面,是无法真正认识摇滚的真正精神层面。大家应该由浅入深,慢慢去认识摇滚。”
 
Wayne 说,他以前的音乐只有嘶喊、愤怒、吵杂,但他现在的音乐里充满着“七情六欲”。
 
“摇滚可以是一种生活态度,不是只有抱着吉他,打扮得酷酷的,就是摇滚。”
 
他无奈地说,只要大家听到歌曲中有鼓、贝斯、电吉他,就会联想到摇滚。
 
“玩电吉他并不一定要玩摇滚,玩摇滚也不一定要玩电吉他。”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