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新人类新主张-黑蕾丝乐团

六、新人类新主张-黑蕾丝乐团 

本期人物:黑蕾丝乐团(black lace)
 
成员:主音:PIER(21岁);吉他手:ROY(18岁);贝斯手:耀彬。
 
喜欢的乐团:前An Café、Gazette。

——————
 
三个坚持音乐理想的青年,在今年5月成立黑蕾丝乐团,以日本视觉系风格为主,势要与众不同。
 
黑蕾丝乐团成员平均年龄不到19岁,却有着很大的音乐抱负,他们那份对音乐热衷的态度,让人激赏。
 
吉他手Roy是乐团召集人,搞乐团最初的想法就是要玩视觉系乐团。在黑蕾丝乐团正式成立之前,以组了一支乐团,但因个中原因,鼓手和主唱离队,导致Roy必须另寻团员。
 
由始至终,陪伴Roy的是贝斯手耀彬,虽然年仅16岁的耀彬对音乐理想还没有深刻的体会,但却已在教会担任贝斯手的工作。
 
两名团员相继离去后,Roy和耀彬就继续招募团员,而主唱Pier在得知他们要寻找女主唱后,便主动联络他们。黑蕾丝乐团正式成立。
 
然而,黑蕾丝还欠缺一位鼓手,导致乐团结构不够完整。但黑蕾丝乐团还是继续练团,并在找到以前的乐团鼓手支援之下,等待11月他们第一次的舞台表演。
 
———-
 
Roy说,其实每个成员所走的路线都不一样,就因为不一样,所以能够玩不同形态的音乐。
 
“搞乐团是我的目标,乐团已经等于我的全部,我可以因此放弃其他东西,但不能没有乐团。”
 
Roy把乐团看得比自己还重要。这种热诚不是谁都能够了解。
 
“只要团员认真看待音乐,只要互相配合,就一定能成功。虽然团员间难免会有争吵,但只要对音乐态度正确,任何问题都能够解决。”
 
他希望,每个团员都能够创作,并将团员的水准保持在同个阶层。
 
已有两年创作经验的他,却仍说自己还在学习当中。
 
他坦诚,视觉系歌曲较难写,虽然是视觉系,但还是不能忽略词曲创作,尤其是词曲不能太感情化,必须突显个人风格。
 
他觉得玩音乐不能满足于现状,应该要不断接受新的挑战,才会有进步。
 
“音乐可以将自己的喜怒哀乐表现出来,”
 
他说,摇滚也可以玩得很健康,并不见得和毒品有关,像五月天就是一个健康的乐团。
 
开始尝试写词的Pier说,视觉系音乐有冷艳之感。
 
****
 
#团长变保姆
 
虽然三人相处只有短短的三个月,但间中也发生了许多感人事情。Roy记得有一次,原本已说好练团时间,又临时取消,住在“千里之外”的Pier抵达练团场所才知道取消了,气得致电Roy,要他在极短时间内到金海湾向他道歉,否则……
 
Roy说,为了要留住这个女主音,便立即飙下金海湾,向她道歉,总算挽回了一场团内“浩劫”。
 
此外,Roy还要面对耀彬母亲的唠叨,毕竟耀彬还是个16岁的中学生,难免他的家人会担心影响学业。
 
“我快成为耀彬的保姆了,哈。”
 
****
 
Roy说,新山民歌餐厅太泛滥,而乐团只能在酒吧里唱着别人的歌,内心继续燃烧对摇滚的热爱。
 
他说,若新山有足够的空间给乐团,那么就不会有一些乐团为了能够玩自己的音乐而到吉隆坡发展。
 
他说,其实新山有许多有水准的乐团,但都因为没有机会表现而面临解散。
 
另外,他也认为唱片公司也不愿意在本地乐团投资,也导致本地乐团无法冲出国外的窘境。
 
Pier也认为,本地人并不十分支持本地歌手,反而支持那些从海外红回来的本地歌手。
 
***
 
《别》    词 :P ier 曲:Roy
 
也难以入睡   梦境里都是你的脸
微笑着流泪
你是否看见我的美 与悲
 
你转身离别   我的眼泪已流成血
你放手离别   转身 已走远
 
你离开后我的棉被  还残留着你的体味
你的体温已进入我的肺
放下你温暖的双背  尝试忘记掉你的脸
我的心也已经快没知觉
 
突然间 一瞬间 我发觉
跟着你我好累
为你付出一切却要离别
在你离开的那一整夜
我全都看不见  只听到你口中说的再见(抱歉)
 
********
 

伍、华乐变革-南艺华乐团

伍、华乐变革-南艺华乐团
本期人物:南艺华乐团
 
团员人数:450人(年龄最大的团员约50几岁,年龄最小为11岁)
 
简介:成立于1999年,最初由一批爱好华乐的士故来工艺大学学生成立,渐渐发展成业余性质的华乐团。演奏曲目除了华乐经典曲目,也包括马新两地作曲家创作的曲子。每年固定举办一场专场演出,今年的专场演出尝试演奏马来名曲。
 --------
“不管哪一种音乐形态都会随着时代进步有所改变,就连流传几千年的中国传统华乐,也一样面临变革挑战。改变,是让华乐走得更远,还是更乖离传统轨道……”
 
(新山27日讯)随着年轻人对音乐鉴赏的转变,传统华乐被迫转型,才能 吸引更多的年轻人参与和观赏,让古老的音乐能够继续传承。
 
本期栏目访问了最近忙于演出的新山业余华乐团-南艺华乐团,并和团内核心人物,即团长黄志勇、指挥张汉杰和陈宥达畅谈南艺华乐团的发展和本地华乐发展。
 
华乐和其他文化艺术一样,参与者多为年轻人,但观众群年龄层次偏高。张汉杰认为这是因为年轻人深受西方音乐及流行文化的影响,因此对华乐不感兴趣。
 
每一种文化艺术要继续走下去,都必须随着时代进步而作出改革。华乐 ,也不能幸免。
 
“从女子十二乐坊在中国以外的国家迅速窜红,就已经注定了华乐必须变革的方向。”
 
张汉杰说,中国作曲家是在到处“采风”后,写下贴近地区性人民纯朴的生活方式,也是所谓的“标题音乐”;本地作曲家则是依照现代西方作曲方式,以想象方式,及凸现个人风格为主,来编写曲谱。
 
“现代专业的华乐作曲家都深受西方作曲教育影响,因此在编写乐谱时,常以西洋乐理处理华乐,连华乐指挥也是一样。虽然所编写出来的曲目虽仍根据传统的华乐,但处理方式却已经西化了。”
 
已有30几年华乐教学经验的张汉杰坦然接受这种华乐变革,他认为,从宏观的角度来看,这样的改变有其积极的一面。
 
陈宥达将华乐演奏比喻成东方的交响乐演奏,“也许受到西方音乐的影响,因此近代华乐演奏方式越来越像交响乐团。”
 
“不管是传统还是现代华乐 ,都有各自的特点。”
 
#大胆尝试
 
南艺华乐团今年首次尝试改变马来名曲,包括P.南利的名曲,还和一位马来女歌星合作演出。
 
黄志勇说,友族同胞在观赏演出后都表示大开眼界,都觉得华乐很神奇,并类似交响乐。
 
他说,为了能呈现更好的演出,他们也加入了马来乐器,呈现了两个民族乐器的融合及特点。
 
他说,南艺华乐团以后还会在音乐上作出尝试,让更多的年轻人认识华乐,欣赏华乐,不仅是华族青年,也希望友族也能认识华乐。
 
“华乐值得我们去保留,因此希望华乐爱好者继续发扬及传承,让大家知道除了西方音乐外,华人也有自己的音乐。”
 
张汉杰也表示,他们也有意再举办演奏马来名曲的华乐演奏会。
 
#“学音乐的孩子不会变坏”
 
在教学上,三人提倡学员从自己手上的乐器认识开始,由浅入深,才能达到效果。另外,最好是从小孩子开始培养他们对华乐的兴趣,并打好基础。
 
学习华乐,同时也可培养学员的耐性、恒心和良好的学习态度。
 
另外,张汉杰说,除了华乐演出缺乏年轻人欣赏外,华乐唱片市场也逐渐萎缩。
 
他说,以前市场上还能看到许多素质不错的华乐专辑,但近5年来,华乐专辑却越来越难找了。
 
#华乐团团员
 
年仅11岁的崔婧雯和12岁的殷泽铭是在加入国光华乐团后,在几个月前被老师推荐加入南艺华乐团,与一群大哥哥大姐姐一起陶醉在华乐世界里。
 
在团里演奏大提琴的两人,非常享受在台上表演的感觉。
 
崔婧雯说,练团时难免会面对学习的问题,但在老师指导后,都获得解决。
 
学习大提琴三年的殷泽铭坦诚,大提琴并不是他的乐器首选,因自己有哮喘问题,因此不适合学习吹奏的乐器。
 
就读宽柔中学的徐伟健可谓华乐界的后起之秀,曾获得多个华乐独奏奖项,包括2005年全国乐浪独奏比赛优秀奖、同年的槟城华乐独奏比赛第三名,并蝉联2006年和2007年新山宽柔中学华乐独奏比赛第一名。
 
12岁学习华乐,14岁加入南艺华乐团,如今为了精益求精,还赴新加坡寻师。
 
他说,他也希望高中毕业后,能够报读音乐课程,让他继续在华乐世界里自由翱翔。
 
虽然得过独奏奖项,但他却更喜欢合奏的感觉。“独奏是讲究个人演奏技巧及自我表现,压力较大;而合奏时却很享受团体演奏的快乐,并且大家一起承担演出压力。”
 
 

肆、不擅乐器坚持创作-张凇瑆

肆、不擅乐器坚持创作-张凇瑆
 
 本期人物:张凇瑆(27岁)

职业:市场销售执行员、马谣交流站秘书

歌曲试听:

《错爱》http://audio.isg.si/audiox/?q=node/13170

《爱上你》http://audio.isg.si/audiox/?q=node/13171

———————–
“创作人双手敲打着键盘,将真实假面全都写下。食指按下左键,文字变成一串串的音符,在夜晚的空中飘扬着。”
 
(新山20日讯)是谁说要懂乐器才能写歌?创作人张凇瑆打破一般的写歌观念,用哼唱方式,写下一首首动听的歌曲。
 
创作新人张凇瑆是近两年在马谣交流站冒起的新军。不会乐器,用最自然的哼唱方式就是他自己独特的写歌方式。
 
张凇瑆在中学时期就知道有一个团体不断推动歌曲创作,即马谣交流站,因此常常会在周末的下午,前去银座酒廊听歌。
 
4年前,偶然看到马谣交流站招募新人新闻,便跃跃一试,成功被录取了,之后几年,他都扮演着组织内的秘书、主持人的角色,成为林添喜的左右手。尝试过主持、演戏、舞台剧、跳舞。写歌这回事,却是他这两年来新的尝试。
 
去年为了纪念他过世的外婆,把对外婆的思念写成一首歌,因此参考了许多歌曲,开始写词创作,完成了《想念你》。
 
其实《想念你》并不是他第一首作品,第一首作品是《错爱》。今年,他的创作《爱上你》也入围了马谣交流站第十一届新歌分享会。
 
目前,主要抒写抒情歌曲的他,也打算尝试其他曲风,如摇滚、饶舌等。
 
“创作是活的,没有一定的格式。每当创作时,脑子就会有一幅幅画面,画面来了,灵感也来了。”
 
张凇瑆之前对创作缺乏信心,因此不敢尝试。尝试后,才体会创作的难度。在创作的路上,他看到林添喜和刘宝龙对音乐的热诚,因此更坚定他继续创作的方向。
 
他说,创作人就像设计师,可以任意将作品塑造成自己想要的样子。
 
***
 
许多年轻人都认为创作是高高在上的,不是每个人都可以创作。
 
张凇瑆驳斥说,其实创作来自生活,每个人都可以成为歌曲创作者,将生活里的一切化为音符,只是看大家敢不敢,要不要表达自己。”
 
他鼓励时下年轻人多尝试创作,而不要只是把耳朵贴在收音机,听别人的歌曲。
 
“每个人都可以在自由的音乐空间里,发挥自己的创意,就像黄明志一样。”
 
***
 
张凇瑆以为新山并不是文化沙漠。
 
他说,新山文化经过30年的推动和发展,怎能算是文化沙漠呢?文化包括各方面,如书法、舞蹈、节令鼓、土风舞等,不论是社团还是私人艺术学院都不断推动文化艺术,不是吗?
 
他说,博大精深的书法艺术获得发展,每年新春都举办大大小小的挥春比赛,书法家也不断教授书法艺术予小朋友们,都是在传承文化艺术。
 
再举例,马谣交流站能够走过11年,也是因为有人支持,才能跨越千禧年。
 
他说,文化应该是和都市发展一起前进,因此一定会有支持者。有支持者,文化自然可以传承,何来文化沙漠?
 
***
 
新山治安败坏,有没有想过写首治安歌曲呢?
 
“我曾想过写首大合唱歌曲,但还在努力中。”
 
张凇瑆认为“人性本善”,是社会让人们本质改变,才演变成今日的罪恶城市。要恢复原貌,应该是将人们本性良心呼唤回来,而不是加强法律制裁。法律,其实治标不治本。
 
***
 
错爱                           词:淑娟,张凇瑆       曲:张凇瑆
 
我们淡淡走在一起              忘了年龄 忘了距离
我的一切渐渐亮丽              幸福快乐 也在手里
你爱包容我的任性              像个小孩 百般宠爱
爱总是想象得太容易          你我心情 飘荡不定
 
究竟爱情是种什么东西
有色目光让我失去了勇气
不敢再对未来抱着憧憬
我只好选择逃避无奈放弃
 
那天看不到你落下的泪滴
黯然知道你是假装坚定
还是你想让我放心离去
所有故事 变成了回忆
 
我们的爱情     我无能为力
不堪回首过去的自私
寄给你幸福的种子
 
 

叁、zero吴端麟

音乐盒团体-zero吴端麟
 
 本期人物:吴端麟(大家都叫他zero)

年龄:27岁

职业:音乐盒负责人

部落格及视频欣赏:http://www.friendster.com/zerogoh

 
 “把两个叫做理想和现实的东西,放在天秤的两端,看看自己是偏向理想,还是现实。音乐人,应该较偏向理想的那一边吧。”

(新山13日讯)一次机遇,踏上民歌乐手之路,从此与音乐结下不解之缘。拥有一副商业头脑的吴端麟,却喜欢用双手弹奏乐器。商业和音乐相结合,为吴端麟开创了一条歌乐手经纪人之路。

毕业于新山宽柔中学的吴端麟,在校期间活跃于节令鼓队,同时,还成为了新山木船民歌餐厅第一批歌手。

在当了民歌乐手5年以后,他召集了一群歌乐手成立了音乐盒团体,自己充当歌乐手的经纪人,奔跑于新山大大小小的民歌餐厅,为团体成员争取表演机会。

他透露,成立音乐盒的初衷,是看到新山歌乐手的唱酬太少。歌乐手为了呈现表演,在台下花了不少功夫,而所得到的酬劳却不能和台下所花的功夫相比,因此才有意调高歌乐手薪酬。

音乐盒初露光芒,就获得许多餐厅的欢迎。高峰期间,新山共有多达14间民歌餐厅,其中有6间餐厅的表演部分由他一手承办。他也成功调高歌乐手薪酬。

渐渐地,新山民歌市场出现恶性循环现象,不少民歌餐厅相继倒闭,吴端麟了解音乐盒团体不能原地踏步,便开始承接宴席及其他表演。

他认为,民歌乐手必须要有素质,有素质的歌手才会有市场价值。但很多人都不了解这个道理。

目前,音乐盒已经成为一家公司,而吴端麟还是依然兼顾经纪人和乐手的角色。

“我不是那种不吃饭也要玩音乐的人,而是不断找钱玩音乐的人。音乐包括幕前幕后工作,而我自觉自己不是站在最前线打仗的人,比较适合担任幕后经纪人的角色。”

“但我还是留恋台下观众的掌声,因此我还是会兼顾幕后和幕前的工作。”

他最大的野心是能够在新山举办为期2天的大型音乐节,不过却缺乏资金。虽然如此,他还是踩着坚定的脚步向前迈进。

“现在看起来,好像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但我相信有一天,这个理想能够实现。”

#一个好友的逝去

吴端麟在中学时期结识伟杰与叶家和等人,便一起认识音乐,学习音乐。可惜两年前,叶家和在参加台湾夏天海洋音乐祭时不幸溺毙,从此,四人行变成了三人行。意外发生时,吴端麟在云顶表演,几乎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今年,他们三人一起去台湾参加海洋音乐祭。在那里,他们再度和好友叶家和相遇。

吴端麟说,当年他们四人有一个远大的理想,就是能够唱红,受邀参加台湾海洋音乐祭表演。

“虽然家和不在了,我还是希望可以站在音乐祭的台上唱歌,圆我们的梦想。”

他说,叶家和很有音乐天分,初二那年,吉他就无师自通,“他还是我第一个吉他老师”。

“我们在高二那年,一起经过刚开始营业的木船民歌餐厅(现在的海螺民歌餐厅)时,因探头张望,被老板娘问,我们是不是来试音的。就这样一句话,让我和叶家和成为木船民歌餐厅的歌乐手。”

“每当木船民歌表演结束后,总有一大票人围着他,而我默默在旁收拾表演乐器。”

在端麟回忆着叶家和的当下,我看到了他对他的不舍……

***

#说说黄明志

吴端麟日前前往台湾一年一度的海洋音乐祭“朝圣”,和最近炒得火热的话题人物黄明志见面。在吴端麟的眼中,黄明志是一个外表粗犷,内心细腻,想法特别的人。

“从音乐角度来看,他是非常有创意的,能够巧妙地让影像和音乐结合,让看官由衷发出会心一笑。”

黄明志第一首上载的歌曲《麻坡的华语》,让他突然有想回家乡麻坡的冲动。麻坡的特点都能够在这首歌里找到。

由于黄明志风波已经让国阵和反对党展开骂战,坊间也热切讨论着黄明志是错了,还是对了。吴端麟愣了一下,“我很难评断谁对谁错。”

“我只能说,黄明志只是表达他的想法而已。”

*******

贰、新山关怀室内爵士乐团

新山关怀室内爵士乐团
  

指导-郭金顺
电子琴-谢静圆
爵士鼓-吴永生
贝司-余明乐
次中音萨克斯管-张文杰、林星恩、
中音萨克斯管-潘俊豪、李克耀
吉他-叶家勤
木槌-蔡福安
长号-黄兆杰、陈俐方、余天成、黎伟松
喇叭-吴永升、黄凯翔、杨进发
古筝-黄兆杰

 
“喜欢音乐就像吸毒一样,会让人上瘾。不同的是毒瘾可戒,音乐瘾则一生都戒不掉……”
 
(新山6日讯)凭着一句“神爱世人”,一群跨越年代和宗教信仰的音乐爱好者汇集,在一位教会传道者的号召下,成立了新山首个纯爵士乐团-新山关怀室内爵士乐团。
 
乐团于去年10月份成立,虽然团龄未满一年,却已经开始演出,并固定每个星期进行乐团练习。乐团第一场演出,献给了教会,尽管大部分成员都不是基督徒。
 
将这群喜欢乐器的朋友凝聚在一起的灵魂人物是一位教会传道,也是也是新山宽中管乐团、宽柔二小管乐团、救世军管乐团指导老师郭金顺。乐团中的大部分成员都来自宽中管乐团毕业团员。
 
团员年龄平均介于20几岁至45岁。从事各行各业的工作人士和学生。
 
乐团在去年圣诞节时已在教会进行演出,但教会以外正式的演出却是今年6月8日。是日,他们活少年军新山第一分队的邀请,前往丽宁镇第二国中举办小型音乐会。这次,他们得到前所未有的满足感。
 
#成立之初衷
 
郭金顺说,参与宽中管乐团的学生在毕业后向他倾诉,因没有固定练习及接触音乐,觉得生活中好像缺少了调味剂,苦无地方继续学习音乐,因此才萌起搞起爵士乐团的念头。
 
对成立不及一年的乐团来说,团队默契和努力练习是最重要的,因此乐团固定每个星期日下午,在教会练习。
 
他说,刚成立初期,团员总是来来去去,到近期,才开始有固定的成员,至今已有18位成员。
 
他说,最初是因爱与关怀为目的,而成立乐团,却没有想过却因此让团员对乐团有了“家”的感觉。
 
身为传道的郭金顺并没有强迫团员信仰基督,一句“随缘”,让团员在音乐中感受生活。
 
他说,由于大部分团员都是管乐团底子,对爵士乐很陌生,尤其乐团定位在学院派爵士,因此团员都必须在看谱练习之余,也要懂得爵士乐的发展历史。
 
他坦诚,乐团还在摸索学习阶段。
 
****
 
虽然有音乐底子,但部分团员在乐团中却吹奏之前从未接触过的乐器。
 
担任多间士姑来区华小乐队教练的李克耀,也成为乐团的一份子,他说,自己在加入乐团后,若没有参与练团,就觉得浑身不自在。
 
他说,在参与练团的时候,才慢慢感悟到学生的难处,因此开始对自己所教导的学生宽容,对他的教学有很大的帮助。
 
他说,我已经上瘾了,相信所有团员的心情也跟我一样。
 
工程师林星恩表示,小时候,家境较穷,因此,没有多余的钱3让他学音乐,在慢慢长大后,才开始学习乐器。
 
另外,虽然公事繁忙,但他还是抽出时间参与乐团活动。
 
鼓手吴永生在宽中时参加管乐团,在今年头才刚加入这个大家庭,在蔡福安的影响下,也参与了新山关怀福利中心属下的打击小组。
 
喇叭手吴永升说,自己若没有音乐,就像鱼不在水里游泳一样。目前也是新加坡南洋理工大学管乐团团员的他,很开心参与爵士乐团的表演,并为自己能为新山文化出一份力,而感到高兴。
 
团长谢静园很享受和团员一起玩音乐的感觉,也能结交朋友。
 
陈俐方说,当初加入乐团是“应酬”别人的,而如今自己却已开始爱上这个团队,从中学习到很多东西,也结交了许多朋友。
 
 

原来多年前我们是相识的

原来多年前我们是相识的
 
我们无意间谈起多年前热衷搞音乐创作的batupahat非一般组织,竟然发现在好多年前,由非一般主办的歌曲创作比赛中,我们竟然都是入围者。想不到,世界竟是那么小。从那时的萍水相逢,到去年开始认识,再到今天的知交,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中早就注定我们的缘分。
 
虽然那场比赛我输了,与我一同从新山杀到巴株巴辖的卷毛虫拿到了第三名,而你告诉我说,你拿了第二名。我不断在记忆中找寻你的样子,却依稀记得有这样的人存在。
 
我想起了我那段疯狂的岁月。在宣布入围名单时,我还在巴生中华独中任性地执起教鞭,尽管历经挫折,甚至写信向老师求救,但老师却狠下心肠不给我回信,担心我连3个月教鞭都撑不住,败北回到新山。果然,固执又不认输的我硬撑完整个学年……
 
那时,卷毛虫和阿古不断劝说我回来参赛。我请了假回来新山。半决赛当天,我们在我家胡乱练了一下,就从士古来驱车前往巴株巴辖。
 
还记得那时,工大螺丝钉也有好多参赛者,其中包括曾信恒、唐进文。那时还不够自信的我,被老天开了一个玩笑,抽签抽到1号。完了,谁都知道最早出场的永远死的最快。俊诒学长抽到30几号,他要跟我换,我……最后没有跟他换。
 
下午彩排时,表现很好,试唱了一遍,台下还有掌声。我笑了。真正上台时却再也笑不出了。因不断提醒自己一定要讲自己的编号,咳!表演失水准,再加上比赛地点是在高峰城。广场内四方八面的吵杂声,已经干扰了我的思绪。
 
10点了,所有店面关门了,比赛还在继续。我们蹲坐在角落,等待卷毛虫的上场。我顿感失落,因为我知道,我这只白老鼠肯定没希望入围决赛。阿古还不断帮我算,台上的那个唱得比你烂,放心。
 
静静的广场内,响起了《呐喊》歌曲。卷毛虫顺利晋圈。如我预料,我扛龟了。It’s ok,还是为朋友高兴。隔日,我成为台下的观众,为台上的创作人鼓掌。
 
我忘了,当时我有没有为你鼓掌,但相信,从我们真正认识那一刻起,我早以好朋友的姿态为你鼓掌,现在以后,都一样。
 
不对,应该是相互为彼此鼓掌。
 
原以为认识了个新朋友,却发现原来却是旧相识。
 
#

壹、路见不平,声张正义--廖延年

本期人物:廖延年(24岁)

职业:技术人员、

新山海螺民歌餐厅乐手

―――――――――――

“追求音乐理想是很漫长的旅程,不管路途荆棘满布,还是曾经跌倒受伤,有毅力坚持音乐理想,不轻易退缩的人,才能抵达真正的梦想之路。”

背着一把吉他和几个音乐伙伴,背井离乡到各个城市讨生活。仅24岁的廖延年已经累积一年余全职乐手的经验,并努力创作歌曲,包括有关探讨社会问题。

走过了许多城市,廖延年还是喜欢新山,目前定居新山的他说,虽然现在新山治安差,但城市生活步伐却正合他的意。

“最重要的是我在新山认识了许多音乐人,让我对民歌手和音乐创作观念上有所改观。”

他认为,搞音乐的人,应该抱着“随时归零”的心态,学无止境的心态。

“音乐人不是艺术家,应该了解身边,甚至世界发生了什么大事,而不是埋头写出乐曲。音乐应该是和社会有密切关系。”

当过民歌乐手,也组过乐队,廖延年认为,各有各的好。

“民歌乐手比较自由,但却容易在没有自我督促的情况下,吉他造诣没有精进;若是组乐队,那么会更有压力,但却容易在和团员配合之间发现自己的弱点,并不断进步学习。”

×××××

“出名,谁不想?”

“我也想出名,但成名应该是一步一步来,而不是像泡沫一样,只能把握瞬间。”

廖延年说,像从选秀活动一爆而红的歌手,起步很快,跌得也很快,名气很难维持在一个水平线。

出名,是需要时间酝酿、累积和经营,这样,才能走得长久。

###

新山社会乱象层出不穷,不仅治安问题,连存在已久的社会病态,都未妥善解决,人民陷入恐惧,不仅让歌曲创作人廖延年感触良多,在近期创作多首反映社会的歌曲。

他说,报章所报导的即时新闻,过了今天,就变成旧闻,“应该也没有多少人会翻看旧报纸吧”。

“把我所看所想的,写成一首歌,至少时不时还能偶尔拿出来听一听。”

目前,廖延年已经累积了4首叙述社会乱象包括治安的歌曲,即《火星人》、《为什么(新山一日游)》、《害人精》、《我的双亲你们在哪里》。

其中,《火星人》具讽刺意味,影射某单位不断推卸责任,不断转移焦点没有诚恳聆听人们的声音,而人们永远只能“自己顾自己”。

“作为社会的一份子,社会生了病就像我们自己生病一样,大家都有责任治疗社会的病痛。”

另外,《为什么(新山一日游)》也讽刺并贴切地形容新山人一天的生活。处处警惕,以防成为匪徒的目标,是新山人务必遵守的规则。

“写完这首歌,自己都觉得新山人的生活很累。”

廖延年透露,自己将会在11月发行首张EP专辑,除了收录已在今年头在《I Lovz You.com》发表的歌曲《离开》,《火星人》也将收录在内。

×××

《火星人》 词曲:廖延年

治安坏了 社会病了 他们却在那假装听不见
天灾来了 有人死了 他们却企图想模糊焦点

可恨的火星人 不断的推卸责任 有时还含血喷人
可恨的火星人 若想要讨好我们 就请您拿出真诚

汽油涨了 路费起了 他们就一直喊火星国能
名誉败了 拐杖断了 他们只好抬头求天拜神

可恨的火星人 不断的挑拨我们 企图想分化我们
可恨的火星人 若想要讨好我们 就请您拿出真诚

电台断了 报纸没了 幸好有网络让我能看听见
警察来了 匪徒走了 幸福安宁也许只是一瞬间

###

歌曲试听:

《火星人》http://audio.isg.si/audiox/?q=node/12057
《离开》 http://audio.isg.si/audiox/?q-node/9762

视频欣赏:《离开》http://www.youtube.com/watch?v=fqyArXVJpEs

《三年之后》http://www.youtube.com/watch?v=oyPlusSAGKmk

零散日记一

一个人的电影
 
已经习惯 一个人看电影
最好选在周末 大伙还在上班的时间
寂寞 会少一点
 
已经习惯 一个人的电影
独自哭泣感动 身边没有依靠的肩膀
 
我开始上瘾了 担心
戒不掉 一个人观赏一出出爱情喜剧
 
我的喜剧什么时候上演
我还在等待
 
就像一首歌“是谁?是谁?在远处看着我”
有人在看着我吗? 我问
 
我想戒掉一个人看电影的习惯
就像男人戒掉烟瘾一样
我应该为谁而戒
 
想看电影 不知道找谁陪
谁能给我一个 连我也不知道的答案
 
不想继续沉沦 谁可以借我
一个宽厚的肩膀    暂时
也可以

警民对话会省思

警民对话会省思
 
――――――
 
警方和居民展开对话会目的不一,警民对话会的意义被扭曲?
 
自从新山治安敲警钟以来,不管是报章媒体、政党、居委会等都陆续和警方展开对话会,但对话会结果每每让人民感到失望。笔者认为,这主要是双方对对话会的要求和目的不一。
 
居民出席对话会的目的都是希望了解警方如何协助他们解决问题,并能在其中得到满意的答案;反观警方代表出席对话会,是以收集民意为主,了解居民所面对的问题,并记录后,回去向上头报告,再采取进一步的行动。
 
在双方的出席目的不同时,对话会如何能办下去呢?最后只会变成谩骂警方办事效率不足,而警方代表成为居民攻击的目标。
 
是居民对警民对话会太过寄予厚望,及不了解对话会的最终意义而导致的吗?
 
一直以来,笔者认为警民之间出现许多误会,是因为居民不了解警方办事程序;警方不能了解受害者的心情而致,而怒斥“警方无用”。
 
比如一群刀匪闯入花圃行劫,一工人摆脱纠缠,逃至大路向在路边设路障检查的警员求救。2辆巡逻车先后抵达,工人要求2名警员闯入阻止一群刀匪的洗劫,却被警员拒绝,在等待其他警员支援之时,刀匪收到“风”,从另一道小门,在警方的视线范围内逃走。
 
从居民的角度认为,警方怕死,应该马上采取行动或鸣枪,遏止一干匪徒的行动,或马上捉人,就算只捉到一个同党,也足以大快人心。
 
从警方的角度则认为,在还没确认匪徒人数和所使用的武器之前,不能鲁莽行动。若匪徒人数众多,必须等待其他警员支援,再详细部属,才行动出击。警方希望能够一击即中,将匪徒逮捕归案。
 
不知道是不是连续剧看太多了,人民都希望现实中的警察能够像剧集中的警察那样英勇。
 
所谓“爱之深,责之切”,是否人民对警方的期望太高,因此在失望的同时,开始辱骂警方,但是心里还是希望警方能够达到他们的要求。
 
这个答案,只有新山人民才知道吧。
 

《杂菜饭》

《杂菜饭》

杂菜饭,几乎是每个必须在外解决吃饭问题的华人,最不用烦恼的选择。杂菜饭,如此平凡,却营养均衡,让你补充体力,继续一天未完成的工作,成为忙碌都市人的最爱。

本地独立导演戴敏非第一部电影《杂菜饭》,就是那么不起眼,把平常所见搬上银幕,让观众在电影里找寻曾经擦身而过的美好风景和险恶。

电影剧名和主题互相吻合,没有固定的剧情,只是将一个个生活片段零碎拼凑起来,让观众从头看到尾,嘴巴笑到合不拢。但拼凑得太多,略显凌乱。

原本以为又是一部类似梁智强风格的电影(之前已有好几部),但戴敏非并没有挖掘低下阶层人民的生活为卖点,而是取材于带点纯朴,离都市人越来越远的kampung生活。

电影的爆笑点都很自然顺意。从第一个从镜头出来的报贩开始,戴导就利用演员和说饰演的角色特质,制造笑点,并没有过分刻意追求。

由于此片以让观众笑声不断为目的,因此在剧情方面略显薄弱,如拿督郭鹤水托私家侦探找私生子的过程中,引发不少笑点,因此最后是否找到私生子的事情就被观众所遗忘。当走出电影后,才发现私生子好象没找到的事实。

新山治安不靖,是个事实。电影也不向大家隐瞒,没有掩盖所谓的事实。新山的社会垢病,在电影中有迹可寻。如撞车后诈病、大耳窿、攫夺。

由于受到版权的限制,戴敏非只好求近舍远大量使用自己和妹妹(戴佩妮)的歌曲,及一些配合电影创作的歌曲。虽然电影配乐不能大刀阔斧,但却在局限中玩出新意(虽然戴佩妮歌声出现的次数有点频密)。

另外,不知道戴导是不是看了太多的宝来坞电影,歌舞片段占了电影的一半。音乐响起,电影中的人物就配合地婀娜多姿跳起舞。

戴导初试啼声之作,是一部温馨喜剧,微妙地描写新山社会面貌和生活方式。

《杂菜饭》,在平凡中吃出味道。

观赏指数:8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