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山音乐创作人空间8-独立音乐篇-邢增隆+冼文光

新新(新加坡和新山)两地的独立音乐因缺乏推广管道,就像在一片无际的沙漠中卖冷衣给过路旅客,不被大众接受,最后落得孤芳自赏。

由于本地独立音乐较少被广泛宣传,因此常会被主流音乐社会遗忘在某个角落,导致独立音乐“未出师而身先死”。

为此,本专栏专访了两名独立音乐人邢增隆和冼文光,了解独立音乐的现况。邢增隆活跃于地下音乐组织,却常和主流音乐人保持联系,并主张以中庸之道看待主流和地下音乐的关系;冼文光则在新加坡搞乐队,认为无论是哪一种音乐形态,都是一种艺术,必须获得尊重。

新加坡独立音乐人冼文光说,大多数的人都对独立音乐的概念模糊,是因为并没有一个很好的宣传管道宣传独立音乐。

“虽然同为小众文化,但独立音乐,不等于地下摇滚。独立音乐强调独立思考,对事物的看法;地下摇滚有强烈的地下意识,坚持自己的主张,表现得和别人不一样。”

 

 

“独立音乐,可以地下,也可以主流,不抗拒用普及化的主题充作创作题材,如爱情、友情等。”

相比之下,地下摇滚更是曲高和寡。若地下乐队太过强调地下音乐形态,较难被普及化。

有人说,地下音乐很极端,你认为呢?“极端!极端,是外人不了解地下音乐的看法,在我们的眼里,地下音乐只是坚持自己的音乐想法而已。”

洗文光说,不管是任何一种音乐形态,它都是一种艺术。

他说,独立音乐也可以变成主流音乐,像涅磐乐队(NIRVANA),最初是独立音乐乐队,后来被大肆宣传,受到广泛听众的喜爱,而进入主流音乐市场。

“但在华人世界里,只有少数的独立音乐人会被主流音乐市场所接受。这是东西方文化差异所致。”

明年,他的乐队PROST将在农历新年期间,参与“华艺节”大型节目,演出一个小时。PROST只是参与演出的独立音乐乐队的其中之一。新加坡社会给了独立音乐一个诠释自己和推广的机会,而新山社会呢?对本土的独立音乐人认识多少?

×××

本地独立音乐人邢增隆认为,新山地区并并没有做音乐的环境,独立音乐人就像是在“沙漠卖冷衣”,最后抵不过现实生活的考验,放弃了自己的坚持。

他曾在今年1月份出版独立音乐杂志《LO FLY》,发行500份,免费派送。他从不否认,他是效仿多年前在全国发行的《黄火》刊物和《扩音版图》杂志(注:《黄火》于2001年停刊,《扩音版图》于2002年停刊),希望能够借助杂志推广新山的独立音乐,但后来因为资金问题,被迫暂时停刊。

他认为,独立音乐和摇滚音乐是一样的,它可以什么都是,也可以什么都不是,看法因人而异。

12岁就开始组乐队的他不认同地下摇滚和主流音乐应该划清界限。他认为,地下摇滚和主流音乐是互相需要,双方都需要相互碰撞,彼此才有存在的价值。

他认为,独立音乐人或地下音乐人都必须因社会局势,学会能屈能伸,跳出地下音乐的形式化,才能突破自我和局限,让自己的音乐更成熟。

以前的他较极端,相当排斥主流音乐,但后来发现地下和主流其实有着密切的关系,因此转而用中庸之道来看待两极化的音乐形态。

新山的地下音乐处在尴尬的局面,因不受重视,很难在这个以经济为主的新山社会里生存。因此有不少摇滚人士走上主流。”

他举例,像新山DYNO乐队,乐队因曲风偏向主流,而大受本地乐迷的欢迎,红极一时。

“当时思想极端的我,非常厌恶DYNO的做法,但在若干年后,终于明白摇滚乐队的无奈。此外,我也相信走向主流,不是对摇滚音乐的一种摒弃。”

“主流音乐和独立音乐,只是形式化问题。不管在哪个层面,我相信大家内心对音乐的炽热始终都不会熄灭。”

他说,两者都要有很好的生存空间,而不是像翘翘板总有一方处在弱势,应该在两者之间找到一个平衡点。

由于,地下摇滚乐队的想法较极端,从以前到现在都还是一样,因此他觉得,大家必须改变心态,重新省思地下音乐和主流音乐的关系,才能为地下音乐打开一个新局面。

“以妥协来完成不妥协,是达到双赢(主流音乐和地下音乐)的一种方式。”

×××

冼文光,1970年生于马来西亚,1992年毕业于马来西亚艺术学院,广告公司美术指导。

文学:2003年,获台湾联合报文学奖新诗大奖、获美国芝加哥华征文比赛次奖。2004年获新加坡国际华文散文创作奖、马来西亚嘉应散文奖。2006年亚洲新人封面设计大奖总决赛。纯美术作品曾获展于1998年马来西亚当代绘画艺术展。文学刊物《蕉风》编辑。

著有诗集《以光为食》、短篇小说集《柔佛海峡》、漫画集《CHINA XPERIENCE》。

音乐:词曲作品曾获2000年《我要音乐台》网络“百大好歌”奖,1999年为电影《吃风》(Eating Air)配乐。

现为PROST乐队主音,之前曾组过MushroomSeens乐队,担任主音.

 

 

 

 

 

 

 

 

 

 

 

 

 

 

 

 

 

 

 

 

 

 

 

 

 

 

影响他的乐队:NIRVANATHE DOORSTHE VELVET UNDERGROUND,BLIND MELONS,MUSE

×××

邢增隆,25岁,平面设计人员。曾组过乐队“变形虫”。闲时,在民歌餐厅驻唱。

喜欢的乐队太多,无法一一列举。去年,停止组织乐队,积极努力赚钱,筹钱制作自己的专辑和出版《LO FLY》续刊。

影响他的乐队:NIRVANAPINK FLOYDPEARL JAM……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