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来多年前我们是相识的

原来多年前我们是相识的
 
我们无意间谈起多年前热衷搞音乐创作的batupahat非一般组织,竟然发现在好多年前,由非一般主办的歌曲创作比赛中,我们竟然都是入围者。想不到,世界竟是那么小。从那时的萍水相逢,到去年开始认识,再到今天的知交,不知道是不是冥冥中早就注定我们的缘分。
 
虽然那场比赛我输了,与我一同从新山杀到巴株巴辖的卷毛虫拿到了第三名,而你告诉我说,你拿了第二名。我不断在记忆中找寻你的样子,却依稀记得有这样的人存在。
 
我想起了我那段疯狂的岁月。在宣布入围名单时,我还在巴生中华独中任性地执起教鞭,尽管历经挫折,甚至写信向老师求救,但老师却狠下心肠不给我回信,担心我连3个月教鞭都撑不住,败北回到新山。果然,固执又不认输的我硬撑完整个学年……
 
那时,卷毛虫和阿古不断劝说我回来参赛。我请了假回来新山。半决赛当天,我们在我家胡乱练了一下,就从士古来驱车前往巴株巴辖。
 
还记得那时,工大螺丝钉也有好多参赛者,其中包括曾信恒、唐进文。那时还不够自信的我,被老天开了一个玩笑,抽签抽到1号。完了,谁都知道最早出场的永远死的最快。俊诒学长抽到30几号,他要跟我换,我……最后没有跟他换。
 
下午彩排时,表现很好,试唱了一遍,台下还有掌声。我笑了。真正上台时却再也笑不出了。因不断提醒自己一定要讲自己的编号,咳!表演失水准,再加上比赛地点是在高峰城。广场内四方八面的吵杂声,已经干扰了我的思绪。
 
10点了,所有店面关门了,比赛还在继续。我们蹲坐在角落,等待卷毛虫的上场。我顿感失落,因为我知道,我这只白老鼠肯定没希望入围决赛。阿古还不断帮我算,台上的那个唱得比你烂,放心。
 
静静的广场内,响起了《呐喊》歌曲。卷毛虫顺利晋圈。如我预料,我扛龟了。It’s ok,还是为朋友高兴。隔日,我成为台下的观众,为台上的创作人鼓掌。
 
我忘了,当时我有没有为你鼓掌,但相信,从我们真正认识那一刻起,我早以好朋友的姿态为你鼓掌,现在以后,都一样。
 
不对,应该是相互为彼此鼓掌。
 
原以为认识了个新朋友,却发现原来却是旧相识。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