叁、zero吴端麟

音乐盒团体-zero吴端麟
 
 本期人物:吴端麟(大家都叫他zero)

年龄:27岁

职业:音乐盒负责人

部落格及视频欣赏:http://www.friendster.com/zerogoh

 
 “把两个叫做理想和现实的东西,放在天秤的两端,看看自己是偏向理想,还是现实。音乐人,应该较偏向理想的那一边吧。”

(新山13日讯)一次机遇,踏上民歌乐手之路,从此与音乐结下不解之缘。拥有一副商业头脑的吴端麟,却喜欢用双手弹奏乐器。商业和音乐相结合,为吴端麟开创了一条歌乐手经纪人之路。

毕业于新山宽柔中学的吴端麟,在校期间活跃于节令鼓队,同时,还成为了新山木船民歌餐厅第一批歌手。

在当了民歌乐手5年以后,他召集了一群歌乐手成立了音乐盒团体,自己充当歌乐手的经纪人,奔跑于新山大大小小的民歌餐厅,为团体成员争取表演机会。

他透露,成立音乐盒的初衷,是看到新山歌乐手的唱酬太少。歌乐手为了呈现表演,在台下花了不少功夫,而所得到的酬劳却不能和台下所花的功夫相比,因此才有意调高歌乐手薪酬。

音乐盒初露光芒,就获得许多餐厅的欢迎。高峰期间,新山共有多达14间民歌餐厅,其中有6间餐厅的表演部分由他一手承办。他也成功调高歌乐手薪酬。

渐渐地,新山民歌市场出现恶性循环现象,不少民歌餐厅相继倒闭,吴端麟了解音乐盒团体不能原地踏步,便开始承接宴席及其他表演。

他认为,民歌乐手必须要有素质,有素质的歌手才会有市场价值。但很多人都不了解这个道理。

目前,音乐盒已经成为一家公司,而吴端麟还是依然兼顾经纪人和乐手的角色。

“我不是那种不吃饭也要玩音乐的人,而是不断找钱玩音乐的人。音乐包括幕前幕后工作,而我自觉自己不是站在最前线打仗的人,比较适合担任幕后经纪人的角色。”

“但我还是留恋台下观众的掌声,因此我还是会兼顾幕后和幕前的工作。”

他最大的野心是能够在新山举办为期2天的大型音乐节,不过却缺乏资金。虽然如此,他还是踩着坚定的脚步向前迈进。

“现在看起来,好像是个遥不可及的梦想,但我相信有一天,这个理想能够实现。”

#一个好友的逝去

吴端麟在中学时期结识伟杰与叶家和等人,便一起认识音乐,学习音乐。可惜两年前,叶家和在参加台湾夏天海洋音乐祭时不幸溺毙,从此,四人行变成了三人行。意外发生时,吴端麟在云顶表演,几乎不能接受这个事实。今年,他们三人一起去台湾参加海洋音乐祭。在那里,他们再度和好友叶家和相遇。

吴端麟说,当年他们四人有一个远大的理想,就是能够唱红,受邀参加台湾海洋音乐祭表演。

“虽然家和不在了,我还是希望可以站在音乐祭的台上唱歌,圆我们的梦想。”

他说,叶家和很有音乐天分,初二那年,吉他就无师自通,“他还是我第一个吉他老师”。

“我们在高二那年,一起经过刚开始营业的木船民歌餐厅(现在的海螺民歌餐厅)时,因探头张望,被老板娘问,我们是不是来试音的。就这样一句话,让我和叶家和成为木船民歌餐厅的歌乐手。”

“每当木船民歌表演结束后,总有一大票人围着他,而我默默在旁收拾表演乐器。”

在端麟回忆着叶家和的当下,我看到了他对他的不舍……

***

#说说黄明志

吴端麟日前前往台湾一年一度的海洋音乐祭“朝圣”,和最近炒得火热的话题人物黄明志见面。在吴端麟的眼中,黄明志是一个外表粗犷,内心细腻,想法特别的人。

“从音乐角度来看,他是非常有创意的,能够巧妙地让影像和音乐结合,让看官由衷发出会心一笑。”

黄明志第一首上载的歌曲《麻坡的华语》,让他突然有想回家乡麻坡的冲动。麻坡的特点都能够在这首歌里找到。

由于黄明志风波已经让国阵和反对党展开骂战,坊间也热切讨论着黄明志是错了,还是对了。吴端麟愣了一下,“我很难评断谁对谁错。”

“我只能说,黄明志只是表达他的想法而已。”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