六、新人类新主张-黑蕾丝乐团

六、新人类新主张-黑蕾丝乐团 

本期人物:黑蕾丝乐团(black lace)
 
成员:主音:PIER(21岁);吉他手:ROY(18岁);贝斯手:耀彬。
 
喜欢的乐团:前An Café、Gazette。

——————
 
三个坚持音乐理想的青年,在今年5月成立黑蕾丝乐团,以日本视觉系风格为主,势要与众不同。
 
黑蕾丝乐团成员平均年龄不到19岁,却有着很大的音乐抱负,他们那份对音乐热衷的态度,让人激赏。
 
吉他手Roy是乐团召集人,搞乐团最初的想法就是要玩视觉系乐团。在黑蕾丝乐团正式成立之前,以组了一支乐团,但因个中原因,鼓手和主唱离队,导致Roy必须另寻团员。
 
由始至终,陪伴Roy的是贝斯手耀彬,虽然年仅16岁的耀彬对音乐理想还没有深刻的体会,但却已在教会担任贝斯手的工作。
 
两名团员相继离去后,Roy和耀彬就继续招募团员,而主唱Pier在得知他们要寻找女主唱后,便主动联络他们。黑蕾丝乐团正式成立。
 
然而,黑蕾丝还欠缺一位鼓手,导致乐团结构不够完整。但黑蕾丝乐团还是继续练团,并在找到以前的乐团鼓手支援之下,等待11月他们第一次的舞台表演。
 
———-
 
Roy说,其实每个成员所走的路线都不一样,就因为不一样,所以能够玩不同形态的音乐。
 
“搞乐团是我的目标,乐团已经等于我的全部,我可以因此放弃其他东西,但不能没有乐团。”
 
Roy把乐团看得比自己还重要。这种热诚不是谁都能够了解。
 
“只要团员认真看待音乐,只要互相配合,就一定能成功。虽然团员间难免会有争吵,但只要对音乐态度正确,任何问题都能够解决。”
 
他希望,每个团员都能够创作,并将团员的水准保持在同个阶层。
 
已有两年创作经验的他,却仍说自己还在学习当中。
 
他坦诚,视觉系歌曲较难写,虽然是视觉系,但还是不能忽略词曲创作,尤其是词曲不能太感情化,必须突显个人风格。
 
他觉得玩音乐不能满足于现状,应该要不断接受新的挑战,才会有进步。
 
“音乐可以将自己的喜怒哀乐表现出来,”
 
他说,摇滚也可以玩得很健康,并不见得和毒品有关,像五月天就是一个健康的乐团。
 
开始尝试写词的Pier说,视觉系音乐有冷艳之感。
 
****
 
#团长变保姆
 
虽然三人相处只有短短的三个月,但间中也发生了许多感人事情。Roy记得有一次,原本已说好练团时间,又临时取消,住在“千里之外”的Pier抵达练团场所才知道取消了,气得致电Roy,要他在极短时间内到金海湾向他道歉,否则……
 
Roy说,为了要留住这个女主音,便立即飙下金海湾,向她道歉,总算挽回了一场团内“浩劫”。
 
此外,Roy还要面对耀彬母亲的唠叨,毕竟耀彬还是个16岁的中学生,难免他的家人会担心影响学业。
 
“我快成为耀彬的保姆了,哈。”
 
****
 
Roy说,新山民歌餐厅太泛滥,而乐团只能在酒吧里唱着别人的歌,内心继续燃烧对摇滚的热爱。
 
他说,若新山有足够的空间给乐团,那么就不会有一些乐团为了能够玩自己的音乐而到吉隆坡发展。
 
他说,其实新山有许多有水准的乐团,但都因为没有机会表现而面临解散。
 
另外,他也认为唱片公司也不愿意在本地乐团投资,也导致本地乐团无法冲出国外的窘境。
 
Pier也认为,本地人并不十分支持本地歌手,反而支持那些从海外红回来的本地歌手。
 
***
 
《别》    词 :P ier 曲:Roy
 
也难以入睡   梦境里都是你的脸
微笑着流泪
你是否看见我的美 与悲
 
你转身离别   我的眼泪已流成血
你放手离别   转身 已走远
 
你离开后我的棉被  还残留着你的体味
你的体温已进入我的肺
放下你温暖的双背  尝试忘记掉你的脸
我的心也已经快没知觉
 
突然间 一瞬间 我发觉
跟着你我好累
为你付出一切却要离别
在你离开的那一整夜
我全都看不见  只听到你口中说的再见(抱歉)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