拾肆、最屌音乐人-黄明志

拾肆、最屌音乐人-黄明志

本期人物:黄明志(24岁)
 
学历:毕业于麻坡中化中学,目前就读于台湾铭传大学传播系
 
音乐理想:希望到处旅行,拍摄纪录片,也可以继续卖歌,所赚到的钱能够支持他继续创作。
 
发表作品:《麻坡的华语》、《negarakuku 》、《可爱的女孩》、《可怜的小弟》、《离岛》(词,收录在本地歌手Karen Wong专辑)、《沉默的秘密》》(词,收录在本地歌手Karen Wong专辑)。20079月份发行自己的EP《明志namewee》。
 

——————————————————–
 
“一首具乡土情怀的《麻坡的华语》,让大家对黄明志这个年轻小伙子另眼相看;具社会批判性的《negarakuku 》,让黄明志卷入政治风暴,成为政党之间炒作的工具。“黄明志”一夜间,成为家喻户晓的名字。一个率性表达想法的年轻人,就此“闯”祸。”
 
(新山30日讯)张扬个性的黄明志,以饶舌歌曲及观察敏锐反映大马社会现象,虽然经历了一场史无前例的风暴,有人投支持票,也有反对票,但是黄明志,始终还是黄明志,还是一副轻松自在。
 
黄明志在《negarakuku》歌曲影片中使用2007年大马旅游年宣传片,也在歌曲中加入国歌部分,被认为有辱国歌,被政府援引国歌法令调查。随后,每天翻开报章,都会看到有关黄明志的新闻。
 
黄明志也在9月份推出自己的EP,而专辑里头当然没有收录备受争议的《negarakuku》。专辑刚推出,就被政府下令调查两个星期,盗版光碟商趁势追击,盗版销量标青。正版专辑通过调查,重新上市。
 
每个新闻焦点都会有冷却的时候,炒得沸沸扬扬的国歌事件端下餐桌后,黄明志的生活恢复了平静。
 
记者通过电邮和MSN,与远在台湾读书的黄明志进行采访,了解新闻背后,喜欢音乐的那个他。以下为整理后的对话记录。
 
————-
 
记:记者        志:黄明志
 
记:听说《明志namewee》EP专辑正版销量不,是否打算出专辑。另外,是否有其他唱片版权公司跟你接洽
 
志:其实我出专辑只是让那些想听我的歌的朋友能够以合法途径听我的歌曲而已,所以专辑价格才这么便宜,只需13令吉90仙。目前,台湾有唱片版权公司跟我接洽,主要是歌曲创作部分。
 
其实我本身不太希望变成歌手,因为歌手需要包装、宣传、应付媒体,这些都会干扰我的创作出初衷。

记:自己的EP成为盗版商的最爱,而且盗版销量比正版来得好。而曾是盗版光碟支持者的你来说,是否是一大讽刺呢?
 
志:这不是讽刺,是报应。(哈哈)
 
话虽如此,但之前我在做盗版时,让我接触了很多外国音乐,丰富了我的音乐认知,所以相比之下,我还是赚到了。

记:《negarakuku》演变成一场政治风暴,这是否在你把这首歌放上youtube时预料之内的事情?会否担心自己回国后,再度遇到“打压”事件。
 
:那时我最多只想到自己可能因用了大马旅游年宣传短片,而被告侵权而已,所以在影片最后写了“please don’t sue mesaya takde duit”。变成政治风暴,我是怎么都没有想过,可能我政治神经没有那么敏锐。我相信政治是一时,新闻也是一时,就算他们要继续玩下去,也要看媒体愿不愿意继续炒下去,至于媒体愿不愿意炒下去,也要看观众看了腻不腻。
 
记:你说自己没有歧视其他种族,为何在歌词中,可以看到贬低其他种族的字眼呢?
 
志:我认为歌词里面没有贬低其他种族,如果观众认为有的话,有两个原因可以解释。第一、我所写的歌词都是反映现象,就连语气和字眼都是从市井小民口中听到的。我的歌是反映一个现象,并非在宣扬主义。举例说蔡明亮导演的《天边一朵云》是三级片,还是在反映三级片现象?两者之间是有差距的。
第二、可能大家对一些字眼感到敏感,因此稍微开了友族同胞一个玩笑,就被认为是歧视,其实只有在把对方当成朋友的情况下,才敢开对方玩笑的,不是吗?
 
记:有人说你的歌过于粗俗,你认为呢?是否这才是你的表现方式。写饶舌(rap)的方式,是受到哪位歌手的影响?
 
志:我写了300多首歌,饶舌只是小部分的创作而已。大家会有这样的错觉,是因为我放上youtube 的歌都是饶舌。其实,我除了喜欢写歌外,也喜欢拍摄剪辑影片,饶舌歌曲比较好拍。写实的歌词,拍摄起来比较好玩,影音结合的作品,才能放上youtube,和大家分享。
 
至于粗俗不粗俗,是见仁见智的。我只是反映社会现象,现实的东西本来就没有唯美,包括粗话,也是社会基层一种写照。
 
记:是否有人告诉你,你很像香港的LMF。你认为自己是马来西亚的LMF吗?
 
志:除了LMF ,也有人说我像美国的Eminem,还有台湾的MC hotdog。我觉得,大家会这样说,是因为马来西亚接触的饶舌歌手很少,所以一旦有人唱饶舌,就容易联想在一起。
 
其实,我觉得我不像LMF ,唯一的共同点可能是我们都反映了自身国家的现象。
 
记:是否担心大家不喜欢你的创作?而你自己比较喜欢写哪一类型的歌曲?
 
志:如果大家不喜欢听,可以选择不听。其实我的歌除了表达自己的想法外,也反映社会现象。我没有特别写哪一类型的歌,要看写的主题适合什么曲风,这才是重点。譬如写批判性的歌,用摇滚或嘻哈比较适合。
 
记:在《麻坡的华语》之前,你也是写这一类型的曲风?
 
志:《麻坡的华语》算是一个突破,因为这是第一次用最熟悉的语调唱歌,我以前的作品也有温和,也有很吵闹的,但是主要偏向摇滚类比较多。
 
记:你觉得玩音乐真正的态度应该如何?
 
志:我觉得回归到原始的动机,音乐是互动、分享,也算是心灵情感的释放,玩音乐的动机与听音乐的动机和感觉是一样的,只是听得人不一定会玩而已。
 
记:是否认为马来西亚的环境有碍本地音乐发展,你又是如何看待?
 
志:我觉得马来西亚的创作环境已经进步很多了。我还是乐观看待未来的音乐发展。我也不希望我的事件让有兴趣唱饶舌的朋友因害怕而停止创作。这也是我最担心的,因为好的穿过能带动风气,进而让大众深思。
 
记:为何在就读麻坡中化中学时开设吉他社?
 
志:当时我认为学校风气太保守,很多有表演才华的学生没有机会发挥,因此才创立吉他社。其实,当时成立时,并没有把创作的部分融入吉他社。吉他社不一定要弹吉他,也可以唱歌,也可以学习办活动等。吉他社每年主办的民歌歌唱比赛,都让很多人有了参与感。
 
***

發表迴響

你的電子郵件位址並不會被公開。 必要欄位標記為 *

*

你可以使用這些 HTML 標籤與屬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

你的瀏覽器必須開啟 javascript 以進行驗證動作!